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唱片解析:与创作班底一起谈论 Madonna 的《Erotica》

iD中文官网 2018-09-11 12:40:41

这张经典专辑度过了25岁生日,我们与制作中 Madonna 的主要合作者们一起回顾其中的歌曲。



1992年的10月20日,Madonna 发售了她的第五张专辑《Erotica》。一天之后她又出版了《Sex》,这是一本亮面印刷的咖啡桌读物,里面包含了 Madonna 和 Naomi Campbell 以及 Vanilla Ice 等人共同合作的大尺度照片,探讨的话题包括 SM 和同性性行为。这本书引起了巨大争议,在24小时之内就卖出了15万本,也把 Madonna 的事业推向了又一个高峰。 


这张专辑有大量限制级歌词。“If I take you from behind/push myself into your mind/when you least expect it/will you try to reject it” Madonna 在专辑同名歌曲中首次化身为 Dita——她作为S(施虐狂)的另一人格。几首歌之后,在《Where Life Begins》中,她又向那些服务意识淡薄的性伴侣发出了最后通牒:“It's not fair to be selfish or stingy/every girl should experience eating out”。 



《Erotica》这张专辑、《Sex》这本书以及《Body of Evidence》(赤裸惊情)——这是一部由 Madonna 和 Willem Dafoe 主演的情色惊悚片,于次年一月上映——三部作品的混合冲击在社会上引起了非议。有些人,有些猥琐又保守的人,觉得她终于做得太过了。“人们攻击 Madonna,仅仅因为她让他们跳出条条框框之外思考。她不是一个传统的人,” 为 Madonna 全球巡演上多次伴舞的 Carlton Wilborn 说道。“她对待人生的方式,她对女性概念的认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冲击。她强迫很多人用一种新的角度去看待事物,而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进行批判,而不是尝试去接受,并未意识到这些新的角度也许会帮助他们成长。” 以大多艺人的标准来说,《Erotica》的销量完全及格,但它却是 Madonna 迄今为止最失败的一张专辑。 


然而对于很多粉丝来说,这张专辑却是越陈越香的美酒。《Erotica》不是一张完美无缺的专辑,但它有着引人入胜的诱惑意象和概念。就在这周,变装皇后 Margo Marshall 在伦敦最好的酷儿夜店 The Glory 举办了 Erotica 致敬之夜。“我必须做点什么,那个时代的 Madonna 实在是太独特了,”23岁的 Margo 说道。“我第一次看到《Sex》这本书,并听到这张专辑的时候是15岁,完全震惊于她所能够展现的力量。她成为了自身性能量的主宰,并告召世人,你们觉得那些东西就够色情了?试试这个! 



让我们回到1992年,Madonna 的更深层寓意其实被当时的很多人所忽略。这张专辑不只讲了性爱。《Deeper and Deeper》是对于出柜的礼赞,《Bye Bye Baby》潇洒的分手之歌,《In This Life》是献给她那些患上艾滋病的朋友和合作者。“我们都知道人们罹患艾滋病对 Madonna 的打击有多大,同志社群对她一向无比喜爱,” 作家和流行文化评论家 Paul Flynn 回忆道。“那首歌是这张唱片的主心骨。它让这张专辑有了目的性和共鸣,让它不再只是 Madonna 的性爱专辑,不再只是《Sex》这本书的附属品。她将两者在同一时间发售,这一点也很重要。当时艾滋病和性是大新闻——这是切乎人们生活与生命的大新闻。当艾滋病爆发的时候,人们感觉对性爱失去了控制:本该是生机勃勃、美好的一件事,却夺走了人们的生命。” 


为了庆祝这张专辑的25岁生日,i-D找来了帮助 Madonna 完成这张专辑的人们:她的协同制作人  Shep Pettibone 和 André Betts,她的协同作曲 Tony Shimkin,以及 Madonna 的御用伴唱歌手 Donna De Lory。以下是他们眼中的《Erotica》曲目。 



《Erotica》

Tony Shimkin(协同作曲):Shep 和我会先做好音轨然后发给她。她会进行一番思考,然后我们会一起在纽约的录音室里面做歌。我们会把人声和旋律铺垫进去,帮助歌曲一步步成形。Madonna 永远都会带着一本随手记录她歌词和旋律点子的笔记本,准备有朝一日把这些点子融合进自己的音乐里,所以她只需要一点点音轨上的灵感就能够激发笔记本里的火花。录制这张专辑的时候她也在写《Sex》这本书,我相信她脑海中一直都有这张专辑的意象。她总是创意无限并且执行力十足,总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认为她从没有漫无目的地走进录音室即兴创作过。 

Shep Pettibone(协同制作人):这首歌的目的就是展现生猛。《Erotica》在初始阶段颇有一种音乐剧的风格。我们后来又做了许多改动才变成了最终的专辑版本。歌曲运用的 Kool and the Gang 采样让它听起来十分黑暗、神秘。我本行是 DJ,我的 DJ耳朵在《Erotica》这首歌上听到了 Kool and the Gang 的《Jungle Boogie》。我从自己的唱片库里拽出了那张专辑,采样之后盖在已经做好的《Erotica》上,效果很好! 



《Bye Bye Baby》

Shep Pettibone:当时我们做的许多实验性的举措——Madonna 希望她的声音能听起来不自然、有合成感。最终效果正是她想要的。 

Tony Shimkin:这首歌可太有趣了!我们做了首很糙的歌,租了一些设备来弹奏它。当时的情况并非 Madonna 先录完人声部分,我们再往上加效果——我们是在她录人声的时候就加上了效果,录音时则把它直接收录进去,没有回头路可走。这首歌的情绪也与这个效果有关——Madonna 录歌的时候能监听到自己的人声,这也影响了她的表达方式。我想这首歌中在电话里分手的方式就相当于今天的短信分手吧! 



《Deeper and Deeper》

Tony Shimkin:我觉得这首歌是向她自己艺人生涯的开端致敬。这首歌里的 Disco 风格,是她在回味着更早的时代,属于 Danceteria 夜店和制作人 Jellybean 的时代。专辑里面的其他歌更加诉诸情欲、情绪化,而这首歌是一首纯正的的派对金曲。 

Donna De Lory(伴唱歌手): Niki(Haris)和我飞去纽约为她伴唱。我们之前已经为她伴唱过了,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这首歌本身实在是……我和 Niki 本来只想温和地伴唱,Madonna 却告诉我们“放开唱!” 我们照做了,那可真有趣! 

Tony Shimkin:你面对的是 Madonna 这样充满激情和决心的歌手,你没办法对这样的人说不。你必须全力以赴,我想 Shep 就这么做了,他接纳了这首歌的概念。他当时说,“如果我们要做这种音乐的话,我们就得把它做好。” 这也是为什么歌里面会用到响板这样的偏门乐器。 


《Where Life Begins》  

André Betts:这是我和 Madonna(为这张专辑)写的第一首歌。你知道这首歌的标题是什么意思,对吧?她在开头就说了:“有时你会在下面用餐。” 对于她如此露骨我毫不惊讶——不瞒你说,我其实很欣慰。我是这么看待的:“她可是 Madonna,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从一开始就了解到了这张专辑的概念。有次她把好多《花花公子》杂志带进了录音室,就为了寻找灵感。我当时心想,“她可真是太疯狂了,但我爱这样。”



《Bad Girl》 

Tony Shimkin:这张专辑里的《Bad Girl》和《In This Life》对于 Madonna 来说都是饱含感情的歌。但我直到我们做完这张专辑,才意识到这首歌灌注了她多少的深情。你看这首歌的 MV 会意识到更深层的含义,会有更深的共鸣。这首歌属于像《Oh Father》或者《Papa Don't Preach》这样的歌,她代入了自身的情感记忆。她从不害怕向外界展露内心。 


Madonna -《Bad Girl》


《Waiting》 

André Betts:这首歌里其实我采样了 Madonna 早先的歌曲《Justify My Love》。我也参与了那首歌的制作,所以我有主音轨。唱到 “Waiting” 的部分采样了《Justify My Love》里 Madonna 的人声。这也取悦到了她:你给她听有她自己声音的东西,她一定会有所反应。我们做这首歌的时候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工作环境一点也不沉闷。我永远都会记得她穿着一件拖到地板的皮毛大衣,坐下开始写歌,旁边飞奔过一只老鼠!她望向我说道:“Dré 你咋了?可别跟我说你害怕老鼠。我是底特律长大的,我可不怕老鼠。” 



《Rain》  

Shep Pettibone:我在她来(录音棚)之前的那天晚上想出了这首歌。那是个星期天,那是个雨天。她写了歌词,唱了歌,唱了和声,都是一天之内完成的。《Rain》是一首效率之作。她还在那天唱了《This Used To Be My Playground》的开头。 


《Why's It So Hard》

Donna De Lory:我真的很喜欢录这首歌,因为这首歌的寓意是普适的。这首歌讲的是和平与爱。 

Tony Shimkin:在录音的间歇,我们去度了个假。我去了开曼群岛,Shep 去了牙买加,所以我们都听了许多雷鬼音乐。当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受到了雷鬼音乐的影响,创作了这首《Why's It So Hard》。有天当 Madonna 离开录音室之后,我随意地录制了一些背景人声,并不期望她会去听。但是第二天她在我不注意时走了进来,问我,那是啥?我放给她听,她说:“我喜欢这个,就录这个。” 我自己可不是什么歌手,但那种空灵的背景人声我也可以唱,最后也运用在了专辑里。做这首歌很有趣,因为它看似与其它的歌曲格格不入,却又完美地融入进了专辑里。 



《In This Life》

Shep Pettibone:这件作品还是我的主意,来写首歌致敬她的朋友 Martin(Martin Burgoyne,Studio 54的调酒师,死于艾滋病)。那天她来之前我写了一些和弦,她进来的时候说:“听起来很棒,但我不知道是否适合我这张专辑。” 但她很快就在15分钟内写好了歌词,完成了《In This Life》。 

Donna De Lory:我当时也因为艾滋病失去了一位好友。我觉得今天的人们并不了解当时都发生了什么。当时人们的话题中有许多禁忌。但我们有 Madonna,敢于发声。这首歌是如此的悲伤凄美。录这首歌的时候,她情绪十分低落。她不用解释这首歌的意义,我们都懂。 



《Did You Do It? 》

André Betts:有天晚上 Madonna 出去和《Sex》这本书的制作团队吃饭了。我平时和 Madonna 说话时的语气总是十分轻松、毫不拘谨,所以录音室里有些好事之徒就问我是不是和她做过了,没错就是指做爱。面对这种问题,我干脆自由发挥,来了一段 freestyle。其间,我录下某人说的 “你们做了吗?” 还录下我说的 “你知道我做了。” 当然,事实上我没有和她做过爱!晚上 Madonna 和那群穿西装的人吃完晚饭,一起回到录音室,她说 “我想让他们听听《Waiting》。” 但我耍了个恶作剧,放了《Did You Do It?》—— 这首歌的开头和《Waiting》一模一样。她听到之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几天之后她给我打电话说她想要把这首歌放进专辑里。我急忙说,“不不不,Madonna,我可不是 rapper,我只是瞎玩。” 于是她让经纪人来听电话,那人向我解释说我会得到一笔丰厚的版税。那当然好啊!同时,就是因为这首歌,专辑被打上了脏标,除了 Madonna 没人会干这种事了。 


Credits:

作者:Nick Levine 

翻译:张望








更多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i-D 网站




关注我们

微博 : i-DChina

微信: iD中文官网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