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我们既没有乐坛的麦当娜,也没有影坛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艺集 2018-09-11 08:00:15



说不好,是不是因为在中国,所以,才不可避免的,我们年轻时绝大多数的偶像,尤其是女性,随着年龄的增长,都变得跟我们自己一样,成了凡人,一心追逐生活的小确幸,要恋爱,要幸福,要安稳,要世俗。


所以,女神们最美的样子是不再演戏,但是岁月静好的林青霞和钟楚红;是虽然把演唱会开成车祸现场,但人美爱甜,50岁如少女般过日子的王菲……




她们把自己收拾的又美又好,她们的存在证明了岁月总有爱眷顾的人,当然,前提是你懂得眷顾你自己。她们不撕不争不靠不抢,她们的存在,为世界的安稳和美好做了明证。


 

但除了她们,我们还缺少了乐坛的麦当娜,更缺少了影坛的梅丽尔斯特里普。


因为她们的存在,才让那些显而易见却又往往视而不见的恶,曝于人前。


毕竟,这个世界,除了岁月静好,更多的是惨淡苟且。


2016年年底,美国最具权威排行榜的音乐杂志Billboard将年度女性大奖颁给了麦当娜。


颁奖人Anderson Cooper说:“麦当娜是今年的Billboard年度女性。但是在我看来,在她1982年发行《Everybody》之后的每一年,无论是她的音乐、影响力还是文化效应,她都是当之无愧的年度女性。



“我强悍,有野心,我清楚地知道我要什么。如果这让我变成了个婊子,行!可以。 ”


麦当娜今年 58 岁,出道 34 年,是史上唱片销量最高的女歌手。无论是在流行音乐界和还是为女权主义发声,她一直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熠熠生辉。




在2015年的57届葛莱美奖上,麦当娜穿上渔网丁字裤露臀装,媒体标题纷纷以“不舒服”与“恐怖”来攻击她。在接受《滚石》杂志专访时,麦当娜说:“那就是 56 岁屁股看起来的样子,王八蛋!”


在 2016 年Billboard颁奖典礼上,她的一段得奖演说,直指现今社会对女性的不公。



感谢大家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厌女症、性别歧视、霸凌和无止尽暴力的时代,还能对我34年的职业生涯作出肯定。


在我刚刚起步的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所以所有的恶言恶语都表达得非常直接。但我几乎不需要去迎合太多人——那时候的生活比现在简单得多。


刚到纽约时,我才十几岁。那是1979年,当时的纽约是个非常可怕的地方。刚到纽约的第一年,我被人持枪威胁,在楼顶被人用刀抵着喉咙强暴。我的公寓经历过非常多次入室盗窃,以至于我后来都懒得给门上锁。在之后的几年里,艾滋病、毒品和枪击几乎夺去了我所有的朋友。


你可以想象,正是这些经历,成就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个无所畏惧的女人。但它们同时也在提醒着我,我依然很容易受到伤害。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坚定地相信自己,才能带来最真实的安全感。同时也应该明白,我不是自身才华的拥有者,我不是任何事物的拥有者。所有我拥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上帝的馈赠。那些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操蛋的不幸经历,亦是如此。上帝通过它们使我成长,使我变得更加强大。


今天我在这里接受年度女性的嘉奖,我问自己我能说些什么呢?作为一个音乐界的女性,作为女性,我可以说些什么呢?


当我刚开始写歌时,我并没有考虑性别问题,也没有想着要成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我只是想成为一个艺人。


我当然深受Dabbie Harry、Chrissie Hynde 和 Aretha Franklin(均为美国女歌手)的影响,但我真正的灵感来源是David Bowie 。他将男性和女性的精神结合在一起,这正是我想要的,他让我相信世界本可以没有规则。


但是我错了。如果你是个男孩,你是可以不被规则束缚。可如果你是女孩的话,你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什么样的游戏呢?规则就是:你可以漂亮可爱性感,但是不要太过聪明,也不要有自己的观点,至少不要有不符合社会标准的观点。你可以被男性物化,可以穿得像个荡妇,但是你不可以随心所欲地支配自己的性感,更是绝对、绝对不可以将你的性幻想公诸于世,去成为男人希望你成为的样子。更重要的是,在周围有男性在场时,维持住其他女人希望你维持住的形象。最后,也不可以变老。因为变老是罪恶的,你会被批评、被羞辱,然后从各个电台上消失。


在我刚刚成名的时候,《花花公子》和《阁楼》杂志登载过我的裸照。那是我曾经为了赚钱,去为美术学院的学生做模特所拍摄裸照。照片并不是很性感,事实上我看上去一脸无聊,我确实很无聊。但当这些照片曝光的时候,大家都认为我应该为此而感到羞耻,但我没有,而这让很多人感到无法理解。


最终没有人再拿这件事来烦我,是因为我和Sean Penn结婚了。不仅仅因为他会把踢烂你的屁股,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不再单身了。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不再被认为是一个威胁。几年之后,我离婚恢复了单身。不好意思,Sean。


我发行了专辑Erotica,性爱写真集Sex Book 也面世了。我记得每一份报纸、每一本书、杂志的头条都是我,关于我的每句话都是指责,我被叫做婊子、巫婆,甚至有文章拿我跟撒旦做对比。


我当时心想,请等一下,Prince(美国男歌手)不是整天穿着渔网袜高跟鞋涂着口红光着屁股到处跑吗?是的 ,他是,但他同时也是个男性。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女性并不享有和男性一样的自由。这个事实令我无比震惊。从这个事实中恢复过来,继续我的演艺生涯或者说我的整个生活,花费了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我从Maya Angelou的诗里,James Baldwin的文集里,Nina Simone的音乐中寻求到了慰藉。我仍然记得当时的我有多么渴望,能有一个女性同伴,能够向她寻求支持。


著名的女权主义作家Camille Paglia 说我物化自己卖弄性感,使女性地位下降。那时我想,哦,是吗,如果说身为女权主义者就是不能拥有性吸引力,就要抵触真实的自己,于是我说,去他的,我是另一种女权主义者,我是一个“坏坏的”女权主义者。


人们总说我有争议性,但我认为我所做的最被争议的事情就是,我从未离开。


今天,我最想对在座的各位女性说的话就是,长久以来,女性一直处于被压抑的地位,以至于将男性口中描述的关于女性的一切奉为真理,她们相信唯有依靠男人才能获得成果。


世界上当然有许多值得依靠的男人,但决定着一切的并不是他们的性别而是他们本身的价值。作为女性,我们也必须开始欣赏自己和其他女性的价值,去寻找身边强大的女性吧,与她们成为朋友,去与她们并肩而行,从她们身上获得知识,获得灵感,给予她们支持,也共同努力,最终获得启迪。


就像我曾经说过的一样,获得这个奖项并不是我最看重的,重要的是能够有这个机会站在这里,以一名女性,一位艺人,和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向大家说声谢谢。这句谢谢不仅仅是向一路走来所有支持我的人们而说。你们无法想象,你们的支持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也是向所有怀疑我,否定我,把我拖入充斥着痛苦世界中的人说,你们的抵制使我更加坚强,让我更加努力,成就了如今战士的我,成就了像我如今这样一个女人的我,所以,谢谢你们。



感谢麦当娜中国歌迷会的整理视频翻译,有一个这样的偶像陪着我们一直老,是一件超级棒的事情。


而前天,在北京时间1月9日结束的第74届金球奖颁奖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的我挚爱的已经67岁的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发表了一段6分钟的“获奖感言”,更被誉为是教科书级别的。这段演说词已经被连续刷屏了两天,但仍然值得再看一遍。


因为,相比于麦当娜因个人境遇的凌厉,对整个社会的女性抗争,梅丽尔以更平和却更有力量的方式提出了更具有建设性的议题。





谢谢好莱坞外国记者,用休·劳瑞的话来说:你们和在场的所有人,都属于现下美国社会里最受污蔑的群体。想想看:好莱坞、外国人、记者!

但我们究竟是谁,什么是好莱坞?它不过是一群来自他处的人。我在新泽西长大,上公立学校。维奥拉生于南卡一个小农户,在罗德岛长大;萨拉·宝森生于佛罗里达,在布鲁克林由母亲独自抚养长大。萨拉·杰西卡·帕克来自俄亥俄,家里有七八个孩子。艾米·亚当斯生于意大利维琴察,娜塔莉·波特曼生于耶路撒冷。她们的出生证在哪儿?还有那美丽的鲁丝·内伽出生在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在伦敦长大——哦不对,好像是爱尔兰,而今天她因扮演一个弗吉尼亚小镇女孩而获(金球奖)提名。瑞恩·高斯林,像所有友善的人一样,是加拿大人;戴夫·帕特尔生于肯尼亚,长在伦敦,他演了个在塔斯马尼亚长大的印度人。

好莱坞到处都是外来者和外国人。如果赶走了他们,你就只能看美式足球和综合格斗(mixed martial arts),那不是艺术(the arts)。

演员的职责是进入那些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人生,并让大家明白他们的感受。这一年来,有无数杰出的表演做到了这点,这些作品令人击节叫好又充满同情心。

但是,这一年有一个“表演”把我惊呆了,让我挥之不去牢记在心,但并不是因为它有多好,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好的地方。但它很有效,能让目标观众大笑。这个表演就是那个寻求坐上这个国家最受人尊重的位子的人模仿了一个残疾记者,一个在权力、地位和还击能力上都弱于他的人。此情此景令我心碎,而且我至今不能忘记,因为那不是在电影里,而是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侮辱人的本能,一旦在公共平台上有人作了榜样,特别是掌权者,它就会渗入每个人的生活中,因为其他人就得到了效仿的许可。不尊重产生不尊重,暴力引起暴力,当掌权者借职务之便欺凌他人,我们都是输家。

这就让我想到记者。我们需要有原则的媒体来对权力问责,严惩他的每一个劣迹。也正是为此,国父们将媒体及其自由写进了宪法。因此,我想请一贯富有的好莱坞外国记者和我们中的所有人跟我一起支持保护记者委员会,因为大家将来都会需要记者们,而他们也需要我们来保卫真相。

最后一件事儿:有一回,我在拍片现场闲着,抱怨着什么——无非就是因为晚饭时间还要工作或者是要加班之类的,汤米·李·琼斯对我说:“梅丽尔,仅仅是做个演员,不就已经是在享受特权了吗?”是的,没错,而且我们必须互相提醒,既然享此特权,也就负有理解他人的责任。对于好莱坞今晚要褒奖的作品,我们都应该感到骄傲。

正如我的已故好友利娅公主(Carrie Fisher)所说,捡起自己破碎的心,把它做成艺术。

(文字翻译来自于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陈凭轩)




梅丽尔共获得17次奥斯卡提名,3樽小金人,戛纳影后,柏林影后……从影40年,无数的奖项与赞誉。虽然对公众事务发声,但她绝对是好莱坞的异类。她从不炒作,没有绯闻,很少参加聚会。





“我先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那就是,家庭和孩子都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东西。”斯特里普的丈夫唐·伽门(DonGummer)是位雕塑家,夫妇二人约好过简单自在的生活,平日里喜欢参观艺术画廊,看书,听音乐,或是约朋友吃饭。斯特里普觉得亲自下厨房,是家人间沟通的感情利器。“只有拍电影的时候有人帮我做饭,拍完电影我就回家做饭了。虽然孩子们觉得我厨艺不怎么样,但我会继续学习,不会放弃,这对家庭生活特别重要,必须用自己的手照顾孩子和家人。”


她们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偶像。她们在自己的生活里,同时也在世人的生活之外;她们不畏老,甚至因为她们老了,才更有了“倚老卖老”的权势,发声才更有力量。


因为她们的存在,比照出我们不敢为却心向往之的渺小;因为她们的勇敢,道出了世人的不堪和不足;因为她们在前,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确实不止眼前的苟且,但也绝不是将苟且抛弃的诗和远方,而是直面苟且,面对它,解决它,走过它。


在这些掷地有声的演讲前,谁会在乎她们老去有皱纹的脸?虽然麦姐同样会花很多钱去整容。


人近中年,知道自己的偶像还在,并且比年轻时还强,真是一件美好的事。





捡起自己破碎的心,把它做成艺术!


当你脆弱时,可以反复默念这句话。


李大拿,本名李冬莉。艺集创始人。5年媒体记者;进入艺术圈十余年,有过画廊博览会、拍卖公司、艺术衍生品公司的丰富经验;2014年创立艺集,致力于让艺术品进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著有《大学无故事》、《先锋艺术档案》等书籍。


只选最好的给自己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