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吉星高照】胡歌:他的肩上,扛着很多人的青春.

吉良先生 2018-11-28 13:26:08

【吉星高照就是“吉”良与明“星”们的私房聊天,可八卦,更轻松,畅谈无拘束,从来不正经,向来以聊得开心为第一宗旨】


“在拍《仙剑》之前,你玩过仙剑吗?”我问。

“当然!”他有些疲倦的眼神,突然亮起了光芒,像一个刚写完功课得知可以打游戏的小男孩,“那时我还在读初中。”

“那么,你当年玩游戏时,最喜欢谁?”

他略略沉思了片刻,然后蹙着的眉头渐渐松了开来。

林月如。”他如释重负地,笑着说道。

此刻室内没有风,但他身边就像有空气在流动一般,有一种凛凛的,飒飒的,像是手指在名剑剑身上轻轻一叩的气氛。

我的面前坐着的男子,叫做胡歌。

他的肩上,扛着我的青春。




在群星云集的ELLE风尚大典正式开始之前,我跟胡歌面对面坐着。他看起来很累,眼角藏着几分倦意,大约是刚连夜拍完戏,就紧接着应邀来参加盛典,身心都疲惫。

但他说他很高兴来参加ELLE的这次盛典,《ELLE》在全球创刊整整70年,用风尚影响了很多人去过很精彩的人生,“这是好事”,他强调道。

一部《伪装者》,一部《琅琊榜》,让胡歌今年人气又攀新高,可是他一副并不在意的表情。

真是谢谢大家对我的喜爱。”他没有半点骄傲的神色。

每个字都说得诚恳。




“跟你的粉丝打个招呼吧!”在采访临近尾声的时候,我这么对胡歌说道。

“好啊!”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于是,我就特意请他录了这段音:


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帮我做吆喝。

我们一起大笑了起来。

这种感觉很熟悉,就很像是我曾经在念书的时代,无数个泡在网吧里的日夜,跟游戏里的好兄弟一起刷了几个副本,终于刷到了我们梦寐以求的那件装备,然后会不约而同觉得兴奋,有一点累,可是却会觉得很放松,心里会有种满足感。

——对,就是这种感觉。

我采访过许许多多人,

但会给我这种亲切的,真实的,快乐的,安心的,放松的感觉的人,

胡歌还是第一个。




我是一个真实的人。”在聊天的过程中,他这么定义自己。

他穿着让他觉得舒适的休闲套装,不卑不亢,谦逊温和,没有陌生的客套式待人接物的手段,也不是热络地跟谁都称兄道弟的过分热情,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顶着没有任何人能够说得清到底长什么样子的,所谓的“巨星光环”——他笑得略略腼腆,喝水喝急了也会呛到,见到不熟悉的人会在眼神里闪过一丝小拘谨,坐久了就会自然而然地驼着背,想要找一个让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他真的是一个真实的人,活在你我的视野中,亦活在自己的人生里。

想要伪装出让别人憧憬的形象并不难,但能够真实地活在现实里反倒很不容易。

胡歌,他对于“巨星”“偶像”这些身份都没什么兴趣。他就想真实地活着


我对胡歌的印象,最初当然是因为那部《仙剑奇侠传》。

《仙剑》是很多80后最重要的情结之一。在那个386、486电脑运行着DOS系统,所有的游戏都是靠一堆模糊的点阵来展示世界观的时代,《仙剑》的出现就像是一个传说的降临。


mount c: d:\ 回车 
c: 回车
cd pal 回车
play 回车


我至今都还记得这几行DOS口令。

每个星期六的下午,我都会跑去姑姑家,我的姑父是银行职员,很早就在家里置办了电脑——而用那台当时价格十分昂贵的电脑来玩两小时《仙剑》,是当时正在念初中的我,一周里最快乐的事。




那个一开场就在做白日梦的混小子,后来竟然成了锄强扶弱、解救苗疆黎民的盖世奇侠。

“气疗术”“御剑术”“天师符法”“冰心诀”“飞龙探云手”“万剑诀”“凝神归元”“天罡战气”“真元护体”“天剑”“元灵归心术”“醉仙望月步”“仙风云体术”“金蝉脱壳”“灵葫咒”“剑神”“酒神”“山神”“雷神”。

时至今日,还是有很多人背得出李逍遥在游戏里所能够学到的全部招式,在那些动不动就冲到别人家翻箱倒柜的日子里,在将军冢里走到头昏脑涨,在锁妖塔底不忍心毁掉最后一根龙柱,在试炼窟里到处找无尘剑,在湖底被水魔兽追得到处逃窜惊叫连连……

我们已然把李逍遥当成了我们童年里最重要的精神偶像。


他可以是《仙剑2》里那个性格收敛的蜀山仙剑派掌门,他也可以是《仙剑5》里那个为人癫狂不羁的一贫道人,但我们最喜欢最崇拜最想要自我代入的,还是那个油嘴滑舌、到处留情的李逍遥。

乡下穷小子最终成为一代大侠的故事,远比那些一登场就是名门望族的风流公子的故事更吸引人。

所以,对于很多童年就玩着《仙剑》的人来说,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是李逍遥,但他们也会觉得谁都不可能成为李逍遥

或者,不可以成为李逍遥。



直到,胡歌成为了李逍遥。



那时候的胡歌,大家都不熟悉。

太多人抵触这样一个俊俏的青年,去扮演他们心目中那个童年时代最好的玩伴、最帅的无赖、最痴的侠客。

但那时的胡歌确实是飞扬跋扈的,是青春不羁的,带着一丝顽劣,在荧幕上嬉笑怒骂皆流露着潇洒的风采。他有一点叛逆和嚣张,却眉间眼梢都是新鲜的光芒,全然不惧指责和刁难,念着吊儿郎当的台词,那些掺在举手投足间的痞气,竟然全是李逍遥的风范。

我们渐渐不再说些什么。


胡歌的李逍遥,遇见了刘亦菲的赵灵儿。



彭于晏的唐钰小宝,守护着刘品言的阿奴。


那个故事,我们最终欣然接受了它的新样子。

看着一个叫胡歌的年轻人,成为了我们最喜欢的李逍遥。

御剑乘风来,

除魔天地间。

是默许也好,是赞扬也罢,郑重地将我们的青春,托付在了他的肩上。




“对你来说,《仙剑》意味着什么?”

这是一群人关于一个时代的回忆,霹雳系列里的非凡公子固然有着“双脚踢翻尘世浪,一肩担尽古今愁”的壮志,可是对于一个演员来说,一亮相就要一肩扛起无数人的情怀,这不是轻松的事。

“它意味着,一条船。”胡歌缓缓地说道,“如果把我的事业比喻成一条河,那么它就是一艘很大的船——我刚刚下到河里,就上了这条大船。”

“而且是条好船,不是贼船。”我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他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我一直很感谢,感谢发现我的人,甚至要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一定做了很多好事,所以让我总是运气很好。”他若有所思地继续说道。

“所以你为什么会喜欢林月如?”我突然意识到,这似乎与胡歌乃至很多男生在青春期的恋爱观有关,“在当时的我看来,灵儿就跟初恋一样,阿奴就像个小妹妹一样。而林月如,她刁蛮、真诚,很有她自己的个性。”

对的,博主一直以来都是直男,小时候也是。

“因为在那个年龄,你肯定会希望陪在自己身边的人的个性是好玩的。”他言简意赅地总结道,就像是总结了自己的青春。


“《仙剑》拍大电影了,你还会在电影里出现吗?”

“……现在还不方便透露。”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现在你演的角色,跟当年演《仙剑》已经大为不同了——像梅长苏这样,人物性格更丰满,故事背景更复杂,你需要让这样的角色拥有更加细腻的情感,而且世界观也不同了,观众的审美也在进步……你会不会有点失落?失落于再也无法去演那些少年壮志、青春未央的角色了?”

他略略沉吟了一下,眼神里滑过一丝仗剑江湖为红颜那个时代的青涩:“在我不同的人生阶段,遇见了不同的角色,其实这也是幸运的事情。你现在让我去演十年前的李逍遥这个角色,我肯定不能胜任了。”

然后他又开始笑着自嘲:“而且你让我老是占着那一类角色的话,新人怎么办呢?”

“所以我在30岁的时候,遇到了梅长苏。我也相信,在我35岁的时候,会遇上更不一样的角色。我始终觉得,演员是会和角色之间会产生化学反应的。在我20岁的时候,我遇到了适合我那个年龄的角色,这两者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才是最妙的。”他顿了一顿,开始做一个有趣的假设,“但如果让现在的我去和李逍遥这个角色产生化学反应,可能结果就会很糟。”


“在合适的时间遇见合适的机会去演绎合适的角色——那么接下来,你最想演绎的,是哪一类的角色?比如你一直心心念念想演的医生?”

“我一直觉得,国内缺少一些真正的专业的行业剧。是可以去深刻发掘和反应一个行业的现状的那种。我从小对医生这个行业充满敬畏之心的,所以我在期待有好的机会的话,可以去演一次医生。”

我的父母都是医生,但老实说,生活在一个全是医生的家庭里,从小就接受的严苛教育不见得多值得别人羡慕,比如我吃饭之前会被叮嘱十几次要洗手,而且洗手的时长、方式、步骤全都有讲究……对,你们不会想到我小时候是怎样熬过来的……

“作为在医生家庭里成长的孩子的代表,我想告诉你,其实医生的生活不见得多么有趣。”我满脸沉重地叮嘱他。

“所以啊,我们看到的医生,和你实际体验到的,是不一样的。这才更需要一部剧去真实地反映这些——现在的医患问题很严重,很需要去重新审视这些。”他被我这么一说,反倒更是满脸的憧憬神情了。




这些年,胡歌一直在努力让他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发生变化。

他的努力,不是浪费在社交平台的舆论建设上的。他虽然戏称自己也是知名自媒体,但微博更新得并不勤快。

他喜欢摄影,拍了很多不错的作品,采访现场还对我用的单反型号产生了好奇。

他爱读国外经典戏剧的台本,研究着别人的表演方式,看对自己有什么帮助。

他有时也抽烟,而且抽的凶,大多是压力大的时候需要点发泄方式。但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他不想作为公众人物给别人带来不好的示范。

曾经我们以为,他不过就是古装片里的年轻小生,但《琅琊榜》让他收获了无数赞誉,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夸赞他的表演。

许多演员一辈子都只能留给人花瓶的印象,

可是胡歌却让人觉得,他越来越懂得演戏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会觉得压力来自于表演工作,还是身为公众人物,时刻需要做好表率?”

“其实大的压力是因为一些突发的事件而产生的,而不是一直持续性发生的。比如我作为公众人物,有一天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话或者做了一些不妥当的事而造成的影响,因为类似这样事情的产生而会给我产生很大的压力。”

“但是在平常的状态下,这种压力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所以我不会给自己增加压力,我会尽可能减轻自己的压力。”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你做了这么多年演员,演出过这么多部作品。没有人会一帆风顺的,那么在你最累的时候,最疲倦的时候,最想休息的时候,你是怎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继续往前走的呢?”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我就是一直生扛硬扛下来的。”他大概是回忆起了自己刚出道时的经历,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更多是生理上硬撑着自己去坚持,因为那时拍戏压力大,没日没夜地拍,就仗着年轻,硬是生扛了下来。”

“慢慢的,这种压力就从生理上转化成了精神上。说实话,任何一种压力的缓解方式,都是需要时间和空间来消化的。但是我的工作性质很少会给我减压的时间和空间,所以,我只能生扛。”他说的时候,语气很肯定,但眼神有些寂寥。约莫是对过去有太多感慨。

“举个不是很恰当的例子,就像是一个伤疤,在还没有愈合的情况下你一直去刺激它,然后那个疤就会越来越厚,直到最后就麻木了。”他风轻云淡的,就把一件血淋淋的事,说的毫不沉重。




他当演员的时间,不算太长,但也绝对算不得短。从《仙剑奇侠传》令他受到瞩目开始算起,他已经足足演了十年。

很多人在这行里呆得辛苦,熬不住了,就转去做了别的事。我们当然也知道,胡歌这一路走来,有很幸运的时候,也有人生低谷。可是他似乎从来没有动过要放弃当演员的年头。

如今的他,当然很顺。

可我隐隐觉得,就算现在的他一直在经历坎坷,他也还是会想要继续当演员。


“你为什么想要在演员这个行业里,一直一直一直走下去?”

“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因为我喜欢演戏,我喜欢当演员。第二个原因是……如果不做这个,好像我就做不了别的了。”他又笑着自黑了自己一把。

“你的摄影技术就很不错啊。”我赶紧为这个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才艺的男子,紧急寻找他的另一个“出路”。

“那个都是兴趣爱好。如果我真把他当成职业的话,和专业人士比较起来还有很大的距离。”他摆了摆手,很谦逊地解释。


“你这样说,我突然觉得有些惭愧——我好像除了会写写字之外,也不会做其他事情了。”他的自黑,反倒真的把我心底的危机感给勾了出来。

“写字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他严肃地看着我,但眼神里倒是有着温暖的温度。

“那,我也会在写字这一行里一直一直一直走下去的。”

然后我俩竟然都很奇妙地,哈哈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打算正式开始休息一段时间?”

“等我现在把《猎场》拍完,还有《如梦之梦》的话剧全部结束之后,然后戏剧方面的工作会暂时停一停。”

“会给这个休息一个时间期限么?”

“应该也不会太长……不然……”他有些心虚地看了我一眼。

“不然你的粉丝也不会放过你的。”我替他做了总结。

“对的。呵呵。”他好像很怕他的粉丝们唠叨一样,下意识做了一个擦冷汗的动作。


聊到他和粉丝的关系,我的兴趣又来了,我笑着对他说:“我来之前翻了翻我微博下的评论,你的粉丝全都嚷着说‘让老胡赶紧更新一下你的微博——作为一个当红微博博主的话,这是最起码的事!’。所以,你休息的时候,也会通过微博跟你的粉丝们沟通么?”

“我想这是我的责任吧——就是我不能真的‘消失’。”他果然很怕粉丝“唠叨”,连神情都变得极严肃,“就算我没在拍戏了,我也还得告诉大家……”

他终于绷不住,还是大笑了起来:“告诉大家……我还活着!


正视过死亡的人,对生命充满敬重。

胡歌从不也永远不会去藐视生命。

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坚定的话。

活着。是他认为最平淡,也最重要的事。




“除了事业之外,你在人生中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梦想?”

“在事业上,我真的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那么其他的梦想呢……?”说刚说完,我就有些自嘲,“我怎么觉得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特别像汪峰?”

“快为我转身!”他竟然立刻就推着我的椅子把我转到背过身去了。


“其实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最伟大的职业,就是成为一个父亲。”他语速变得和缓,每个字说出来都清晰又有力量,“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但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父亲。如果能把这个身份做好的话,那么其他都不重要。”

我不禁有些肃然起敬。




“我曾经问过王凯,如果再给靖王一个可以重来的机会,他是会选择继续坐拥江山,还是想让小殊复活,他一直斩钉截铁回答说,他会想办法让二者兼得——换到梅长苏的角度上来,你认为梅长苏为何如此信任靖王?毕竟他们只是从小的玩伴,怎会有这样深的羁绊的?”

胡歌叹了口气,说道:“可以说,梅长苏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靖王一个人身上。靖王就是他成败的关键。靖王如果失败了,那么他全盘的计划都没有希望了。这种信任首先是建立在从小的友谊上,第二是建立在他对靖王这个人的认可上,第三……其实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他没有选择。




“那么,在你演到现在的角色里,哪一个是你觉得你塑造的相对满意的、没有遗憾的?”

“没有遗憾的是没有的——但如果你一定要我说一个我希望他能让我觉得满意的角色的话,就是《猎场》的郑秋东。其实《琅琊榜》也是之前的作品了,我现在自己去看,也会觉得还是有些遗憾,有些地方可以处理的更好。因此郑秋东是我现在演绎得更为成熟的角色。”




“今年很多古装大戏都取得了不错的评价,像是最近热播的《芈月传》,还有之前的《琅琊榜》——很多观众会认为古装剧可能也会是未来的潮流,毕竟会花更多心思去考据,去做服装道具……相比起来,现代的时装剧就显得没那么考究。你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其实现代剧更难。因为现代剧更贴近生活,观众可以更轻易地辨别真伪,而古装剧因为离现代较远,观众可以存在很大的想象空间,所以现代剧就更无法偷懒。”




“你现在会认为自己是一个好演员了吗?”

胡歌吃吃地笑了很久:“一般。”

“100分的话,给自己打几分?”我并不打算让他轻松敷衍。

他像个孩子一样突然撅了下嘴,顽固地说:“我不给自己打分。

“那也不能让粉丝来打分啊,否则分数一定爆表。”我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上升空间。其实从0分到60分的提升,是很容易做到的。从60分到80分,就会比较慢,有点难。从80分到90分就需要更长的时间,会花更多的功夫。然后到了90分以后再往上走……就太难了!”他双眼望着天花板,像是在望着遥远的,关于表演的究极之境。

“所以你现在想休息,就是因为想要缓一缓,再继续往上爬?”

“是,我觉得我到了一个很困难的时候了。我觉得自己一直在被掏空的状态,我需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看如何才能更好。”然后他赶紧补充道,“但我现在还没有到90分——绝对没有到。




“我看到你有参演《如梦之梦》,这部作品在中国话剧中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作品——你在参演《如梦之梦》的时候,会觉得跟演电视电影有什么不同?”话剧的表演方式与影视剧的表演差异非常大,不是每一个演员都可以两者都能处理得很好。

“创作方式不同。”他想了想,回答我,“电视剧给你塑造角色的时间和空间比较少,因为有进度的要求。而话剧则不同,从拿到剧本再到排练到演出,其实你一直是在做重复的动作、说重复的台词,我刚开始的时候会担心这种重复会不会很无聊,可事实告诉我,这种重复是一件极其有意思的事情——你演十场,演二十场,感受是完全不同的。你对这个戏,对这个人物,会有不同的认识。而且你今年演,和你明年演,又不一样,因为你的人生在发生改变,你的境遇也会不同。现实生活中你这个人的改变,也会影响你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我参演的《如梦之梦》到今年是第三年演了,我相信我今年演绎的这个五号病人,和第一年又会有不同。而且你的对手,也会越来越强。”他呈现出一副对接下来的演出很憧憬的神色。




“我上次跟霍建华聊天时,问他怎么评价你,他说他把你当成非常重要的朋友——既然你不想评价你自己,那么你怎么评价霍建华的表演?你最喜欢他演的哪一个或者哪一类角色?”

听到这个问题,胡歌的神色立刻凝重了:“我们确实是好朋友——”

但下一秒他立刻大笑了出来:“但我基本没看过他演戏……”

全场哄堂大笑。


“是因为实在没有时间看他的作品,”他喝了口水,很放松也很开心地聊他这位好朋友,“但我之前在《仙剑三》的时候跟他演过对手戏,他演的徐长卿是让我很佩服的。因为那个时候,我的表演状态不是很成熟,虽然我在片场表演的时候我的自我感觉很好,但等到我去看那部戏正式播出的时候,我就傻了——我就觉得他的状态很棒,他的那个状态,是一个成熟演员的状态。我呢,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说完,他又边拍巴掌边笑,一副很佩服自己好朋友也很为他自豪地样子。




“我跟很多人说,《仙剑三》这部戏我是输给华哥了,以后再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得再跟他一起演一部戏!”

“一定得扳回一城么?”

“不是扳回一城。”他笑嘻嘻地说,“是一定要以更好的状态,去跟他再切磋一回!”

他笑得轻快又神采飞扬,一扫聊天刚开始时的倦态。

我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李逍遥。


在《仙剑》里,李逍遥确实曾经回到过去,找到儿时的自己去讨回水灵珠。

我记得的,那个法术叫做,回魂仙梦。

从《仙剑》,到《仙剑三》,还有《轩辕剑》,《射雕英雄传》,《伪装者》,《琅琊榜》,《大好时光》,《猎场》……胡歌这些年,从少年郎演到了男子汉,他把青春从我们的手中接过,扛在了自己的肩上,那些我们倾注于过去岁月里的记忆和情结,陆陆续续地都被他的身影镌刻在了荧幕里。

如今的胡歌,看淡了名利,与其荣华傍身千斗金,不如挚友豪饮一坛酒,他说他爱哈雷带给他的激情,他说他喜欢纹身带给他的安静时分的冷静思考,可是对演戏这件事的热爱和真诚,他一如十年前我们初遇他时的样子。

那种亲切与坦然,就像是回魂仙梦把我们送回了过去的时光里,唯一的不同,是他更成熟,也更冷静,敛去了昔日的锋芒,正在试图变得更好。




我说,你戒了烟吧。

他淡淡地一笑,说,我会试试的。

很多爱他的人,心疼他最近总有些驼背。

当然,你们并不知道,要扛起那么多人的青春,是多么有重量的事。



-----------------------------------------------------


点击下面的文章标题,即可快速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人物】

For Paul

为什么说Cate后妈才是灰姑娘真正的仙女教母?

那些帅到让人心动的时装设计师们

同志时装设计师和他们的情人们

不争,才是杨紫琼。

Louis Vuitton有个时代叫做Marc Jacobs。

那些年与张震一起滚过草地的男人们

Miranda Kerr,人生里没有“凑合”与“将就”

Natalia Vodianova:她的人生,就像开挂

我爱麦当娜。

他用四十年,写了本名叫《Giorgio Armani》的人生书。


【时评】

中国时装正在蹒跚却坚定地前行

何时柳暗花明?高级时装的瓶颈迷思

伦敦时装周为什么被嫌弃?

Gucci的秀场上响起了睡神的咏唱

在米兰办秀的赵卉洲,让中国时装拥有温度


【事件】

没去的都不红 | Met Ball中国女星大乱斗

九月刊撕叉大战!谁是最后赢家?

致中国时尚行业的各种“咖” | 他们永远在路上


【旅行】

在洛杉矶片场看《生活大爆炸》录影是种怎样的体验?

关西,四城印象。

腾冲,岁月悠悠,那就从容地挥霍。

在黄山,值得留恋的,不仅仅只有一座山。


【随笔】

哆啦A梦不能走,大雄不能长大。那是童年过后,我们听过最残酷的话。


点击下列标题,查看往期与明星们的贴身热聊:


【吉星高照】姚晨:倍耐力年历上那个不脱衣服也性感的中国女人

【吉星高照】霍建华:与长留上仙的下午茶

【吉星高照】“靖王”王凯——历史上没有萧景琰,但我们心头有他。

【吉星高照】彭于晏体脂3%的肉体是什么样?

【吉星高照】贴身热聊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

【吉星高照】专访007里的大反派:该如何干掉007?

【吉星高照】塞上牛羊空许约 生平须见钟汉良

【吉星高照】我家我家我家反正就是我家的刘雯

【吉星高照】私聊刘诗诗:很高兴在这个时代遇见你

【吉星高照】不爱张无忌的周芷若才是高圆圆

【吉星高照】长腿高智商女神林志玲评论小S?!

【吉星高照】私聊奚梦瑶:维密天使穿不穿秋裤?



向来不毒舌,内心充满爱的吉良先生 微信公众账号,会精选过去未来从前以后的所有时尚界、美容圈、科技业,以及旅行、美食等相关生活领域里的有趣内容,以不负责任的弹幕式吐槽来添加个人观点。

基本是一个无节操也不靠谱的资讯平台,甚至偶尔偷懒时会以(自认为)迷人的嗓音来跟大家插科打诨。如果这样的人你都感兴趣,那么请记得关注本平台。

三种关注方式请任选:

1.直接点击文章最上方作者名,即可一键关注(强烈推荐)

2.请搜索账号:mr_kira_xoxo

3.长按下图二维码识别添加: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