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霍金:你带着宇宙的秘密离开了

海大信息青协 2018-04-16 11:11:56

前两天

我们的朋友圈都被刷屏了

一个注定被载入史册的人结束了自己的地球旅行

回到了他钟爱的宇宙



斯蒂芬·威廉·霍金先生

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所有人都在缅怀他

但是,又有多少人真的知道霍金所做的学术研究呢

知道他对未来做出的预言呢

很少……



在我看来,最好的缅怀应该是

这颗伟大的头脑虽然停止了思考

但我愿意和世界一起去验证他的思想


人工智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事,也是最糟的事


霍金先生或许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出名的人工智能(AI)受益者。他身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特制轮椅,正是一台集计算机软件、通信技术、红外光、语音转换器于一体的人工智能设备。通过它,霍金才能将他的思考变成文字和语言告诉人们。然而除了高深的物理学,霍金偶尔也思考一些有趣的问题。


有一次他参加一个讲座问答,有人发问说最近有一个著名偶像乐团的成员退团了,这件事会产生什么宇宙效应?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与物理学完全不搭边甚至有些恶搞的问题。

可是霍金用他那熟悉的机械音慢慢回答道:”我希望那些心碎的少女关注理论物理的研究,因为有一天,多重宇宙的存在可能会被证明。在我们的宇宙外,还有另一个不同的宇宙,在那里,他仍是乐团的一员。你可能也会愿意知道,在另一个可能存在的宇宙里,你和这个成员结婚了,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但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霍金却多次对人工智能做出了这样的预言:“人工智能可能毁灭人类。他与埃隆·马斯克、比尔·盖茨大概是最著名的“人工智能威胁论”支持者,在多个场合,都表达了对人工智能将会全面取代人类的担忧。



· 2014年,霍金接受BBC采访时说:“人工智能的全面发展将宣告人类的灭亡。

· 2015年,霍金与许多人工智能专家共同签署了一份名为《应优先研究强大而有益的人工智能》的公开信,警告人工智能的军备开发可能会助长战争和恐怖主义,成为人类的灾难。

· 2016年,剑桥大学未来智力研究中心的启用仪式上,他缓和了对人工智能的态度。“对人类而言,强大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崛起可谓‘不成功,则成仁’。”他说,“但究竟是‘成功’还是‘成仁’,目前还不清楚。”

· 2017年,在中国参加活动时,霍金再次表达了对人工智能无限制发展的隐忧:“人类无法知道我们将无限地得到人工智能的帮助,还是被藐视并被边缘化,或者很可能被它毁灭。



霍金”享受“了很多人工智能给其带来的便利

但仍然对人工智能保持绝对的警惕

这种纠结的态度背后

可能是由于全球AI商业化的迅速推进



2016年3月,在全世界超过一亿观众的关注下,Google AlphaGo经过3局对弈,最终以4比1的总比分战胜了围棋世界冠军李世乭,这场比赛成为了人工智能商业化领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2017年,全世界正式迎来人工智能商业化元年。百度打造全新一代人工智能汽车,实现无人驾驶;亚马逊Echo推出了设备内置的智能语音助手Alexa;腾讯宣布其将成立机器人实验室“Robotics X”……

作为国内最早布局人工智能家电领域的企业,长虹也早已不再单纯地提供高科技产品,而是直接构建起了更加科学化、系统化的人工智能智慧家庭解决方案(CHiQ Life)。更重要的是,我们一切的人工智能商业化都在以服务、便捷人们的生活为基础,未来所有的发展也都将秉持这个初衷。

AI最后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没有人能够给出肯定的回答

但是

我们将竭尽所能让人工智能变成人类历史上最好的事

下面介绍下霍金的非凡人生




2005年的纪录片里,霍金的轮椅被推着,从剑桥西路 5 号的家中出发,经过美丽的剑河、古老的国王学院,驶过一个斜坡,来到银街的应用数学和理论物理系的办公室。一块黑布条绕过霍金的额头,把那颗珍贵的大脑固定在轮椅靠背上以防乱晃。


一些人说:这颗大脑比这个星球上大部分同类更了解这个宇宙,却不能在这个星球表面上随意走动;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根本不可能是我们的同类,他,该是个外星人。


然而,这颗大脑做了什么?


同行们说,他提出了大爆炸可能开始于的一个奇点,还发现了黑洞不黑,也有辐射。前者为霍金捧得了1988年的物理学沃尔夫奖;而对后者,《连线》杂志曾撰文认为,那是足以得诺贝尔奖的研究,可那只是媒体的说法,并没有专业人士曾那么说过。


普通公众也许丝毫不知道这些,他们只知道这个人写过一本很难看懂的《时间简史》,那本超级畅销书的全球销量已经几乎有1000万册。以“物理”的名义,霍金卖出的书超过了麦当娜的写真集《性》。


某些“有识之士”认为,那本书是另一种形式的“迷信之书”,评论家指责那本书的出版商“无耻地利用了霍金的残疾”。一位专栏作家甚至曾悬赏14.99英镑(《时间简史》的售价)来购买“这本书畅销的合理理由”。甚至,霍金自己也担心,很多人买他的书,不读,而是将其放在书架或者咖啡桌上炫耀,虽然他不认为这种情况会比包括《圣经》和莎士比亚著作在内的其他严肃读物更甚。


无论如何,这是第一次,科学家的受欢迎程度击败了性感明星。


最普通的小时候



1942年1月8日,霍金出生于一个典型的英国中产家庭,他的父母均为牛津大学的毕业生,父亲是医生,母亲婚后做家庭主妇。


霍金出生当天正是伽利略逝世300周年,这彷佛预示了什么,但细想来,还是不能说明什么。


从衣钵上来讲,霍金继承的不是把望远镜对准星空的伽利略——作为一个理论型的宇宙学家,他尤其不热衷天文观测。霍金更多地是继承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研究。事实上,为了增加故事的传奇性,他本应晚些时候出生,最好到1955年4月18日,那是爱因斯坦去世的日子。


对此,霍金自己的思路是“我估计大约有20万个婴儿也在同日诞生,我不知道他们中是否有人在长大后对天文学感兴趣。”——一年有365天,出生在伽利略忌日是个几率为1/365小概率事件,而成长为一个宇宙学家,也许是个更小概率的事件。


除了那个极具偶然性的出生日期,小时候的霍金从未表现过什么惊人的天赋。


对第一个小孩,这对父母遵循着育婴手册的说法来进行教育,他们坚持要让这个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学会阅读,其后果是:“最终我是学会了阅读,但那时已经8岁了,那真是个相当晚的年龄。”


因为分班测试时发挥超常,霍金去了一个很好的班级,结果,他的成绩在班级排名里从未到过前二分之一,一般是在20名上下。


小时候的霍金还有个比较像小天才的癖好,喜欢玩具火车、轮船和飞机,尤其喜欢把他们拆开,探究他们是怎样运行的。对此,他自己认为:“这都来自我对探究事物和控制它们的渴望”。很多年后,他感慨,“从我开始攻读博士之后,这种渴求才在宇宙学研究之后中得到满足。”然而,他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幼时的他只是经常把东西拆开以穷根究底,对再把它们恢复组装回去却束手无策。


幼时的霍金也会与六七个好友长时间的讨论和争论,主题涵盖一切,从无线电遥控模型到宗教,从灵学到物理学。听说从遥远星系来的光线会向光谱的红端移动,而且有人认为这是宇宙正在膨胀的征兆,小霍金就断定红移必定是其他原因引起的,比如,光线在路上走累了,所以变红了。——直到博士生两年级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过去错了。


12岁时,两位朋友用一袋糖果来打赌,说霍金永远不可能成才。


最抽象的和最基本的


1961年,19岁的霍金为牛津八人赛艇掌舵。两年后他的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状就会开始出现。


霍金的做医生的父亲希望他去学医,但他自己却不喜欢生物学,因为那个学科不够抽象,“过于叙述性并且不够基础。”17岁那年,霍金投考了牛津大学的大学学院的奖学金——那是他父亲就读过的学院,考中的几率会大一些。


考试进行得不甚成功,“监考老师在实验考试时与其他人讲话而不理我,我相信自己考得很糟”,但他还是拿到了奖学金,进了大学学院。


大学学院不设数学专业,霍金申请了物理学,然而,仍然没有什么火花在霍金与物理的碰撞中产生。在牛津研修物理的岁月中,霍金仍然没有显现任何“成才”的迹象,他的人生,看上去仍然只是马马虎虎。


50年代末,极端厌学的情绪笼罩着牛津,学生们“对一切完全厌倦,并觉得没有任何值得努力追求的东西”。而且,这帮年轻的聪明人鄙视用功,“靠用功而得到好分数被认为是灰人,那是最坏的诨名。”当时的霍金,看上去并没有要打破这种氛围的意图。在牛津的3年间,他总共共用功一千小时,“平均每天一小时”。为了通过期终考,他选择了理论物理,他说,那是为了“避免记忆性的知识”,还在考试前夜因紧张而失眠。他的考试成绩不好,处于一等和二等的边缘,需要面试。面试时,一位考官问到未来计划,霍金回答,我要做研究,最后,他拿到了一等的毕业成绩。


很多年后,人们说,霍金在牛津读书时不怎么用功,毕业时却拿到了自然科学甲等荣誉学位。


霍金想研究的是宇宙学。在理论物理中,有两个领域是最抽象也最基本的,一个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基本粒子,另一个是庞大的宇宙,霍金觉得粒子物理不如宇宙学抽象,他表示,前者更像生物学,“科学家们能做的只不过是和植物学一样把各种粒子分门别类。”


离开牛津,霍金去了剑桥,“当时的牛津没人研究宇宙学,而剑桥的霍伊尔却是英国当代最杰出的天文学家”——不观测星空,只是在纸上计算的宇宙学,在当时几乎还没有公开的合法地位。


迷茫


霍金与他的首任妻子简


我们的宇宙为什么是这样?有声音说:我们就在这里,所以,我们看到的宇宙是这样。但这个答案不能让霍金满意,他想要知道的更多。


60年代早期,主流物理学家们倾向于认为,宇宙是个“稳恒态”,它就在那里,过去、现在、将来都是如此。而霍金最初申请的霍伊尔正是“稳恒态”理论的主要捍卫者。他本能地不肯承认宇宙有个开端,那是个太令人不安的假设。


在霍金并不喜欢的一部以他为主角的电影中,霍伊尔对年轻的霍金说:“物理量无穷大,物理定律全部失效?那里是给宗教或上帝准备的。那不是科学。”


但霍金到剑桥时,因为霍伊尔的学生够多了,霍金又不是那么突出,这个学生就被改派给了西阿玛。西阿玛让霍金去研究“马赫原理”,霍金却觉得,“这个原理没有很好的定义”,他更感兴趣的是宇宙学和广义相对论,就每周跑去听课。


面对新的学科,霍金遇到的一个麻烦是:他的数学不够好。他的大学不开数学课,结果导致,自中学后,他几乎没有正常上过数学课。刚开始听广义相对论的课程时,“只能听懂它的语言和方程,并没有真正领会这门学科。”就在他犹豫是否要继续时,在一个非常冷的圣诞假期,一件改变了他一生的事情发生了。


滑冰时,母亲发现,自己的儿子摔倒后要爬起来非常艰难。霍金住进了父亲的医院,他住了三周,做各种检查,目睹了对面床上一个男孩死于肺炎。医生告诉他,有一天,他会死于呼吸肌丧失功能,而他的寿命,也许只有两年了。


拿着医生开的维生素片,霍金回到学校,他觉得自己很倒霉,“也许已经活不到博士毕业了。”他做噩梦,听瓦格纳,“因为他和我的末日黑暗兴味相投”。浑浑噩噩中,霍金邂逅了一个叫简•瓦格纳的圆脸姑娘,并和那姑娘订了婚。


很多年后,有人问简,为什么要跟一个只有两年寿命的人订婚?她笑了笑,说:“那个年代,人人都说苏联的核武器两年内就会打过来。”


转折



为了结婚,霍金需要一个工作,为了得到工作,他得有个博士学位。于是,平生第一次,他用起功起来。在医生宣判的死期临近时,霍金的广义相对论学习有了点眉目,而且,他遇见了彭罗斯(Roger Penrose)。


彭罗斯比霍金大11岁,他有相当好的数学功底,当其他人正在费尽心思猜测求解方程时,他引进了一种新方法,不需要具体的求解方程,就能看出解的一些性质。


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万有引力与时空观紧密相关,在爱因斯坦看来,万有引力最恰当的解释不是传统的力,而是时间和空间的弯曲。当时空弯曲了,所有的物体走最短程的路径,这些短程路径看上去就像是引力作用在物体上所引起的。


黑洞就是时空弯曲的最有名的例子,在黑洞的周围存在一个曲面,在这个曲面之内,光线的最短程线不会到达黑洞的外部。而彭罗斯证明,在大质量天体塌缩成黑洞的过程中,必然存在一个点,所有的塌缩物质在这个点之后就没有了路径,用几何的语言来说,这是几何上的奇点。而在普通的人看来,这是毁灭之点,因为越是靠近这个点,引力产生的拉扯力越大,最终归于毁灭。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在这个点上,所有的物理学定律不再适用——这也就可以理解,很多物理学家讨厌这个点,不承认它的存在。


从1965直到1970年,霍金和彭罗斯组成了一个黑洞和婴儿宇宙的研究小组,两人一道将奇点的存在性证明推广到更加一般的情况,包括早期宇宙。


看上去,他们成功了。对那个年代,编写“现代宇宙学编年史”时,克拉夫(Helge Kragh)写道:“60年代中期真是现代宇宙学的一个分水岭,我们观测到了大爆炸的遗迹——微波背景辐射(已获1978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也给出了大爆炸这一现象的理论支持。”


很快,霍金顺利毕业,申请到了学院的一笔研究奖金,跟简顺利结婚,还度了一周的蜜月。他再也没有联系那个判他死刑的医生,医生也没有联系他。而他的病,看上去也忘了他,恶化的速度一天天慢了下来。


到1979年,霍金生育了3个子女,还获得了卢卡斯教席——这是数学界中最重要的一项教授名衔。霍金说:“因为我在系里办公室的门上贴不干胶字条,系主任很生气,便推选我作了卢卡斯教授,好让我搬到另外一间办公室去。”而事实上,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段话只是一个牛津学生在假装不在乎荣誉,事实上,霍金对这个位置非常在意,他记得自牛顿以来300年间所有担任过卢卡斯教授的人的名字。


开始,也是结束



到了1982年,随着医疗费和子女的教育经费的节节攀升,想不到其他赚钱的法子,霍金开始打算发挥自己的专长去赚点钱花。他想写本关于宇宙的小书,那本书的读者是广大公众,他要给那些对物理学和数学一窍不通的人解释宇宙学,而且要那本书畅销。


霍金先把想法告诉了剑桥出版社一个出版过他学术著作的编辑,并明确表示,这本书的版税可以再谈,但希望能有一笔预付款。编辑允诺了霍金1万英镑的预付款,在剑桥出版社,这已经是最高标准了,但对霍金而言,这钱显然不够。


一位纽约的文化经纪人接了兜售霍金写作计划的活儿,他对各大出版社说:“宇宙学以及霍金与疾病奋斗的故事是这本书畅销的两大保障”——很明显,即使关心宇宙学的人不很多,在这个世界上,关心霍金凄惨故事的好事者必有一大把。美国的矮脚鸡出版社用25万美金的预付款和丰厚的稿酬买走了霍金的故事。


1984年开始,矮脚鸡派了一个编辑与霍金合作这本书,霍金写一段草稿寄给编辑,编辑列出一长串的问题以及修改意见,协助这位科学家把科学问题用正常的人类语言进行重写。


这本书写得很不容易,其间,霍金因为肺炎不得不切开气管,失去了说话能力,只能靠扬眉来进行交流。幸亏,很快就有人赠送了他一个协助沟通的计算机程序,让他可以继续写作。


1988年,在霍金46岁的时候,他与彭罗斯一起获得了物理沃尔夫奖,这本《时间简史》也终于在美国出版了。


美国版的封面上,编辑精选了一张霍金坐在轮椅上的凄惨的照片,据说,这会使那本书的销量至少增加一倍;相应的,霍金也精选了爱因斯坦的那个著名的公式写进书中,据说,这会使那本书的销量至少减少一半。


然后,霍金就出名了,他上了《辛普森一家》把他画进了卡通片;亿万富翁出钱赞助他去体验无重力实验室;他的影响甚至超出了麻瓜世界,电影版哈里•波特中,有魔法师在酒吧翻看《时间简史》。哈里•波特版维基指出:“那是一本由矮脚鸡出版社出版的,由一个名叫霍金的麻瓜写的时间旅行的指南”。


随着《时间简史》的热销,霍金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与他结婚25年的简认为,她正在失去自我,“每次到了正式场合,我就只是个站在他身后的人。”嫁给霍金后,为了摆脱这种感觉,简曾很努力地拿到过一个中世纪欧洲文学博士,专攻西班牙诗歌,她甚至在剑桥大学拿到过一个教书的职位。然而,在春风得意的霍金看来,与宇宙相比,那些人类编出来的东西,实在不算什么。


在一部纪录片中,笃信天主教的妻子简批评霍金,“他要做上帝。”——谁都不知道,这句批评是出自一个被忽略的妻子还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1991年,霍金和简离婚,四个月后,霍金娶了自己的护士伊莱恩•梅森,后者的前夫正是替霍金在轮椅上装上电脑和语言合成器的工程师。



宇宙,需要创造吗?


2005年接受采访时,霍金说,“我知道我的人生很难被描述做普通,但我确实觉得,在我心里,我就是个普通人。”描述自己的工作流程,他说:“首先是寻求优雅而协调的数学模型,然后提出理论,利用理论作出可被观测验证的预言。如若观测和预言一致,也不能就说明理论被证明了,只不过说明该理论有资格存活,以作下一步的预言,新预言又要由观测来验证。如果观测与预言不符,那么就抛弃你的理论。”


很少有人能听懂这个“普通人”的话,然而,这不妨碍人们喜欢这调调。科学家这个职业的从业者就该这样。


人们是那么喜欢他。在中国,一手《时间简史》、一手《金刚经》是作家王朔某段时间的经典形象。在美国,一个加油站服务员得知服务对象是科学家时,就说自己最崇拜的英雄就是霍金。霍金说,“哦,人们喜欢遵循这样的公式:史蒂芬•霍金患了很严重的病,他被禁锢在轮椅上,不能言语,只能挪动X根手指(X依据评论者所读的是哪篇相关的不精确的文章而定)。然而,他写了这部关于大问题的书:我们从何处来并往何处去……”


在美国,有报纸专栏作家问:难道有谁看懂了《时间简史》吗?一位家长公开回应:“我认为,看不懂这本书的人该去补补基础物理知识。我的17岁的儿子,一个物理成绩总是在90分以上的中学生,就觉得霍金这本书很容易理解,他认为霍金该在书里介绍些更难的物理,而不总是这些简单的东西。”


反倒是霍金担心,很多人买他的书,不读,而是将其放在书架或者咖啡桌上炫耀。虽然,他不认为这种情况会比包括《圣经》和莎士比亚著作在内的其他严肃读物更甚。


事实上,他倒不必担心,人们确实在读那本书。人们边读边讨论,这位研究宇宙的科学家究竟是否认同上帝创世?


最初,人们以为他是站在上帝一边的,《时间简史》的结尾,霍金说:如若能知道宇宙如何开始,“将是人类理智的最终极的胜利——因为那时我们知道了上帝的精神。”然而,再细看,那本书里还藏着一句:“时空是有限而无界的可能性,就表明着没有开端、没有创生的时刻。”在去年的新书《大设计》中,这类的表述被提到了显眼处,他说:“宇宙创造过程中,上帝没有位置。”


1632年,伽利略68岁,出版了《关于两种世界体系的对话》;2010年,霍金68岁,他出版了新书《大设计》,并在一部新纪录片中表示:不要跟外星人说话,他们也许并非善意。好吧,这一年里,霍金说:我们应该相信存在外星人,而不是上帝。


霍金亲身经历零重力感觉


本文资料来源于百度百科、霍金的《时间简史》、《果壳里的30年》、《大爆炸、婴儿宇宙及其他》等,及BBC与Discovery拍摄的纪录片等。

关注下方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