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你可以骂我荡妇,但我生来就是画家

星期五治愈星球 2018-10-17 10:57:50


说起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你可能会陌生。

但如果你看过《寻梦环游记》的话,一定记得这两个镜头:



这是埃克托第一次过安检时的装扮,他男扮女装的称自己是弗里达。埃克托企图蒙混过关,而cosplay的正是名满天下的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 ·卡罗。





▲弗里达抱猴的照片与自画像




她最著名的形象是一字眉和唇角的胡须,以及头发盘起,插大朵鲜花,颈戴层层叠叠的珠串,披挂鲜艳的传统长袍。



1907年在一个凉爽的夜晚,弗里达·卡罗诞生在墨西哥城的艺术气息浓厚的科遥坎(Coyoacán)叫做“蓝屋”的家中,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

颇具墨西哥风情在蓝屋,据闻后来弗里达和她的丈夫在这里养了很多动物,包括许多只鹦鹉,猴子还有墨西哥无毛犬。



▲弗里达在蓝屋




蓝屋内至今保存着弗里达码放整齐的画笔颜料,高大的画架及最后一张画《生活万岁》

弗里达有四分之一的印第安血统。她的父亲是一位匈牙利犹太血统的摄影师,并且擅长画画和弹钢琴,生于德国;母亲则是西班牙与美国印第安人的后裔,是墨西哥的原住民。



▲小时候长相精致,拿到现在来说就是小萝莉




从小弗里达的父母关系就不和睦,弗里达父亲是德国移民,媒体最初报道他是犹太人,后被证实为来自德国路德教家庭(Frieda是德国名字,意为和平,从弗里达的签名来看,直到1935年才省略了中间的e),弗里达母亲是西班牙移民与墨西哥当地人的混血,是极其保守的罗马天主教徒,性格阴郁、控制欲强。

弗里达从小和母亲的关系紧张,而与父亲亲密无间,而后从嫁给大她二十岁的迭戈也能看出她的恋父情结。


弗里达从小体弱多病,六岁那年更是染上了小儿麻痹,导致她右腿和右脚轻微萎缩。弗里达在后来的岁月里一直穿着色彩鲜艳的特万特佩克长裙和特制的鞋子来遮掩这一缺陷。弗里达也是个毫无畏惧又淘气的孩子,略具男孩子的性格在四个姐妹中和父亲的性格最相仿,因此成为父亲偏爱的女儿。



▲弗里达男装照



此外,因为病症引发的嘲讽与霸凌令弗里达沉默寡言。好在父亲总对患病的女儿温柔以待。在弗里达失学的日子里,他亲自教授女儿文学、科学和哲学的课程,鼓励她玩拳击、摔跤、各种运动,并在摄影时让弗里达旁观,学习照片上色。父亲给了弗里达丰富多彩的精神世界与足够多的爱以让弗里达坚强起来,抵抗他人的嘲笑和自己的寂寞。



1922年父亲将15岁的弗里达送进Preparatoria就读,这是一所墨西哥最好的国立预科学校,当时才刚刚开始招收女生,Frida就是2000男生中35位女生其中之一。

弗里达当时是打算学医的,在学医的同时发现了自己对绘画充满兴趣,还曾想过专门为画医学书刊画插图。

从她的很多画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她对生物和人体构造方面有很深刻的认识。她甚至能把脉搏、心脏等等都画得非常精确。

然而,一场车祸改变了她的命运。

1925 年 9 月 17 日,弗里达和自己的初恋乘坐的公共汽车撞上一辆有轨电车,她的脊椎被折成三段,颈椎碎裂,右腿严重骨折,一只脚也被压碎。一根金属扶手穿进她的腹部,直穿透她的阴部。这次事故后医生宣判她将终身瘫痪,并且丧失生育能力(弗里达一直不愿意相信,后来一次又一次的流产证明了这个事实)。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能正视这一切。她后来以典型的黑色幽默方式描绘这次事故:“扶手夺去了我的童贞”。

而那个初恋男孩儿却安然无恙,并在不久后携带全家移民国外。

抢救过来后的弗里达浑身打满了石膏,躺在一个像棺材一样的盒子里。从车祸发生开始,弗里达总共经历了三十二次手术,没有人会相信她居然能从死神手中捡回了性命。

她一度长达数年在病床上养病,为了让女儿在病床上打发时间,弗里达的父母为她准备了画板和颜料,从此弗里达开始了她的绘画生涯。

1926年,在病愈过程中她画了第一张自画像《穿天鹅绒衣服的自画像》。


对那时的弗里达来说,生命真的太痛苦了!

她选择用绘画的方式释放痛苦,并且记录自己的生活与情感。



▲爸爸的肖像1951






▲同名电影剧照






The Broken Column,1944




1928 年,当弗里达几经努力,终于又能重新行走了。

当时她非常崇拜墨西哥著名的壁画家和共产主义活动家迭戈·里维拉。

迭戈和弗里达相差二十一岁,在当时的墨西哥已经是赫赫有名,赫赫有名的有才气;赫赫有名的脾气暴躁,亦是赫赫有名爱乱搞男女关系的泰迪犬。

迭戈在弗里达之前曾经有两段婚姻,还几乎和所有女模特都睡一遍。

弗里达和迭戈真正认识,应该是由他们的朋友,摄影师蒂娜·莫都蒂(Tina Modotti, 1896-1942)介绍的,但显然弗里达更喜欢描述另一个版本的故事,说她如何叫迭戈从脚手架上下来看她的画,如何表扬她,如何对她绘画天分表达了极大的肯定。

他们一样痴迷与艺术,充满正义感,信仰共产主义,善良、勇敢。所以,迭戈提出结婚,弗里达同意。

他赞美她:“ 她的画尖刻而温柔,硬如钢铁,却精致美好如蝶翼;可爱如甜美的微笑,却深刻和残酷的如同苦难的人生。 ”




▲迭戈与弗里达的画像



婚前,迭戈就告诉弗里达,他有个坏毛病,容易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这没办法,医生都说,这是他身体有性瘾症的缘故,按照迭戈的原话就是:性爱就像握手,没有什么特别的。但他愿意尝试,为弗里达保持忠诚。

所以这桩婚姻并非传统中的幸福婚姻,迭戈是个高大肥胖酷爱美食,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腻大叔。而弗里达则柔弱娇小,衣着前卫时尚,眼神中闪耀着少女那种特有的狡黠光芒。正是因为体型与外貌上的差异,人们戏称这段缘分为‘大象和鸽子’的结缘。


可能弗里达自己都没办法说清楚她和和迭戈之间的关系,灵魂伴侣?导师与学生?亦或者说只是彼此的劫数... ...

但她曾经说过:“我生命中遭遇过两次重创,一次是车祸,另一次是遇见迭戈”。

像所有风流纵欲的艺术家一样,出轨是迭戈的日常,模特、影星、甚至是弗里达的妹妹都成为他的欢场之宾。也许是为了惩罚迭戈,作为双性恋的弗里达,和男人女人都有过婚外情,只要是漂亮且出名,她都会去勾引,曾有人评论弗里达是她时代里最著名的荡妇。

弗里达曾举枪威胁情人,不许他同自己共用一把牙刷。

弗里达的许多画作表达了对她生育的迷恋,一些作品直接折射了她因那场1925年公交车事故导致她无法生育的绝望。作为孩子的替代品,她收集了很多洋娃娃,并且养了很多宠物。 其中最感人的一幅自画像是弗里达坐在一张床上,旁边是一个看起来毫无生气的洋娃娃。她抽着烟,看起来很无聊,坐在床上和孩子隔着一段距离,这被认为是她真正缺乏母性本能的表现。


在发现丈夫和妹妹偷情后,弗里达画下的《只是轻轻的掐了几下》。画中的女人遍体鳞伤,痛不欲生,一旁的男人无动于衷。

婚后脾气暴躁的二人经常大吵大闹,把家里搞得一塌糊涂。

两人于1939年离婚。


几十次手术及被截除脚趾,被截肢,肉体的痛苦始终伴随着她。1950 年代,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大部分时间不是在医院,就是躺在床上。再加上迭戈出轨的刺激。

弗里达的身体日夜不能安宁,于是她迷恋上了毒品。离开迭戈的每个日子,弗里达都在癫狂中度过,和喜欢自己的男人、女人发生关系,毒品、龙舌兰酒、探戈,男人、女人,陪伴着她,她大声喊:“我生来就是婊子!!!!”



▲弗里达和美国画家Emmy Lou Packard



第二年他们却又再度复婚,1953 年 4 月,弗里达在墨西哥城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她躺在床上被抬进展馆。次年,她在自己出生的小蓝房去世,终年 47 岁。直至弗里达离世,迭戈都陪伴在她身边。



▲弗里达和迭戈的最后一张合影




弗里达的最后一幅画《 Viva la Vida》(生命万岁)是在她去世前不久完成的,是一幅西瓜的静物画。画中的西瓜有很多意义,那是墨西哥艺术中常用的题材,也是墨西哥传统中死亡日(Dia de los Muertos)的一个象征符号。它通常代表的是被死者吃掉的西瓜,或与死亡本身紧密联系。

在弗里达去世前八天,她在西瓜的红色果肉上写下了她的名字、日期和死亡执行地点:Frida Kahlo,Coyoacan 1954 Mexico,以及大写字母的标题:“VIVA LA VIDA ”(生命万岁)!

弗里达于1954年去世,享年47岁。她在痛苦中度过了一生,去世前几天她在日记中写道:

“但愿离去是幸,我愿永不归来”

( the exit is joyful, and I hope never to return)。


▲1995年,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身边有鹦鹉和猴子的自画像以300多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在当时创下了拉丁美洲艺术家的世界纪录。

▲麦当娜20出头在纽约做裸模时,公寓破败的墙上贴有一张弗里达的明信片。成名后,她花重金买下了《我的诞生》,并扬言跟一切不喜欢这幅画的人绝交。

在《Super Pop》 里,麦当娜唱到:

演员当如白兰度,画家当如弗里达

(If I was an actor, I'd be Marlon Brando If I was a painter, I'd be Frida Kahlo).




▲碧昂斯cosplay弗里达的造型出席派对




2004年,日本摄影师Ishiuchi Miyako在蓝房子拍摄了一组尘封了50年在弗里达私人物品的照片:

1953年截肢后,她设计了带着红丝带和铃铛靴子的假肢,上面还有浓郁中国风的绣花







画有香烟图案的化妆粉盒






在事故后,弗里达曾三个月身着石膏装,钻心的疼痛并没有将她打倒,她依然是积极且生机勃勃的,她时长会在这些石膏装与紧身褡上绘画,上面还有她信奉的共产主义图标。






弗里达生前穿过的流苏靴,鞋跟经过特殊处理以协调双腿长度







放在现在也依然很潮的猫眼眼镜








弗里达爱穿的具有浓厚墨西哥风情长裙







喜欢今天的内容,我要打赏球主



写这一篇实在太累了,欢迎留言点赞鼓励球主哟~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