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为什么要让孩子从小熟读国学经典?

经典国学大智慧 2019-01-10 07:25:02

儿童读经运动,就是提倡教十五、六岁以前的孩子读书、背书。读诵的内容,包括中国传统文化儒家、道家很基本的一些书,甚至也可以包括一小部分佛家的书。  

南怀瑾老师说,不管四书五经,或是其他古书,任何一段,教小孩子像唱歌一样,很轻松愉快地背诵,不给他讲解,偶尔稍稍讲一点。这样背下去以后,一辈子都有用,一辈子都忘不掉。不但中国文化要背,外文也可以背。人类原始的教育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背诵。尤其是读中国书,更要高声朗诵。朗读多了,音韵和字义等因素都会逐渐影响读者,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慢慢悟进去,将来长大后的学问就广博了。

 

在中国古代,这是个普通的教育方法,但在二十世纪中国开始接受西方文化后,对儿童的教育,不再采取朗诵、背诵的方法,而着重知识的灌输和理解。这是受美国教育家杜威实用主义思想的影响。杜威认为教学方法要注意兴趣原则,也就是要顺应儿童的兴趣,有兴趣才学得好。结果儿童教育就变成了“小猫叫,小狗跳”。其实,背书的方法不但不妨碍社会发展,反而使社会文化更发达。背诵可以增加一个人的智力、记忆力、思考能力,使头脑更细腻、更精详。

 

其实,处在记忆力最佳状态的儿童,即使不引导他们记住有价值的经典作品,他们也会去背诵广告词,流行歌曲。因为重点不在理解,而在记忆,所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与“小猫叫,小狗跳,猫叫狗跳好热闹”的难易程度完全一样,而前者对文化生命而言更有意义。经典名著有益于人格智能的培养、对历史文化的了解和对文学造诣的训练。让儿童自小就接触最有价值的书、永恒之书,只要有价值,不管艰深不艰深,让儿童多念、多反复乃至背诵。  

这些内容不仅会存入大脑记忆,而且会烙印在潜意识里,而潜意识的妙用就在于无需经过意志的运作,能直接地、默默地、自然地影响人类的思维和行为。所以儿童读经,选择古代圣贤的智能精华是正确的。因为假以时日,读经的人多少都会受到经典的潜移默化,陶冶性情,使心性向善、向上。读经儿童“有口无心”,没有考试的压力,亦不必要求理解,在不知不觉中就完成了文化教育的目的。

 

儿童读经背经的过程类似念唱,眼睛看经典上的文字时透过视觉作用刺激右脑,而念唱的律动也激活了右脑,至于仔细辨字以便记忆则是左脑的工作。所以整个读经过程恰恰动用了左右脑功能,使左右脑运作得以同步。

 

根据研究,左右脑有同步效用时,学习能力可增加2至5倍。儿童只要反复诵读一篇文章,耳朵听进什么,眼睛看到什么,只要放松跟着念就行。这种直觉的学习法,能让脑内的压力得到舒解,完全松懈、有趣,使脑波从β波转换至α波,也就是说,读经背经一而再,再而三地有机会舒解身心压力,并能在α波的脑与潜意识互动过程中加强了创造力、灵感、注意力、判断力及记忆力。

 

美国医学博士杨定一医师在台湾长庚纪念医院进行儿童读经所经历的身心变化的科学试验。他说,初步研究显示:参加读经活动的儿童,其记忆力增强,且数项EEC变化也类似深度打坐的反应。当朗读经典时脑波韵律慢下来,而且比较同步,类似激光作用。这些脑波变化,可以解释为儿童在读经时所呈现宁静安详的身心状态,也因此更有助于注意力集中与持久。经常有家长表示,参加读经活动后,会迸发创造性见解,这些是与缓慢的α波及同步的脑波韵律十分有关联的。

 

其实,今天的西方学者也已经注意到中国传统背诵教育法的优点。瑞典汉学家高本汉指出:“中国学生即使在低年级里,必须背诵几种大部的经典,并须熟记历代名家所作几百篇的文章和几百首的诗歌。这种学习的课程,采用了已经2000年养成大家于古代文书具有特别熟悉;结果,对古代的历史和文学,又产生一种崇敬的心理,这实在是中国人的一种特色。这种积累起来的大资产以供中国作家任意的使用,在文辞上自然能得到有效的结果。”

为什么要让孩子从小熟读国学经典?


国学经典,蕴涵常理常道、教导人生常则常行,是人类最有价值、最高哲学的书。像《易经》、《黄帝内经》、《诗经》、《道德经》、《孝经》、《论语》、《大学》、《中庸》等这些经典之经典,凝聚了我国数千年的文明史和传统文化,体现了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精髓;行文流畅,气势磅礴,辞藻华丽,前后连贯,朗朗上口;内容丰富,包含有诸如天文、地理、历史、治国、修身、道德、伦理等丰富知识,古往今来,无数少年儿童从中汲取知识,陶冶情操,提高修养。

让孩子从小诵读这些最有价值的书,就如同师从贤哲,从人生的第一步就站在文化巨人的肩膀上,从高起点展开人生。从小教导儿童诵读经典,不仅符合儿童学习的天性,而且自幼就开始接受五千年文化的熏陶,奠定一生儒雅人格的基础。读古之人,与圣贤为伍,是一个人精神境界高尚的表现。

温家宝总理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

“中华文明以其顽强的凝聚力和隽永的魅力,历经沧桑而完整地延续了下来。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从孔夫子到孙中山,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有它的许多珍贵品质,许多人性和民主性的好东西。比如,强调仁爱,强调群体,强调和而不同,强调天下为公。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尊师重教的传统美德,世代相传。所有这些,对家庭、国家和社会起到了巨大的维系与调节作用。”

杨振宁(博士后、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我小时候就读很多《唐诗宋词》,妈妈当时要求一天背一首,后来大一点就背《孟子》,父亲每天用一个小时来教我《孟子》,教了一个半暑假,把将近三万八千字《孟子》从头到尾都背了。我读了《孟子》就知道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知道这个中国人的哲学。中国的哲学,对我这一生的思路有非常重大的影响,远比那时候我的父亲教微积分,找一个家庭教师教我微积分要有用得多。”

胡适(著名学者、诗人、历史家、文学家、哲学家)

“我四岁时,就读父亲所作的诗,五六岁上私塾还是读古文,大概在十一岁时,我已经能够自己看古文书了。我看《纲鉴易知录》,又看《御批通鉴辑录》,并点读《资治通鉴》。这便是我研究中国历史的第一步。”

楼宇烈(北大国学研究院中国传统文化博士生导师)

“一个对于国家、民族的传统文化没有了解的人,对自己国家的文化传统没有自信心和尊重的人,是很难让他生起爱国心的,我想在全社会特别是青少年当中要加强传统文化的教育,提倡民族文化的主体意识,是十分重要、十分必要、也是十分迫切的。”

南怀谨(著名国学大师,诗人,传统文化积极传播者)

“为什么要推动儿童读经运动?这首先基于近百年来中国文化出现断层的深刻危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亡国都不怕,最可怕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自己的根本文化都亡掉了。这就沦为万劫不复,永不会翻身。”

纪宝成(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兼国学院院长)

“当下我们社会上出现的急功近利、物欲横流、金钱至上、道德沦丧的现象,以及人们精神生活的相对贫乏,不时冒出一些荒诞、浅薄的文化现象,这些都与传统文化的断层、缺位有很大关系”

季羡林(著名国学大师,北大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可以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也可以成为一个科技强国,但最根本的,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对于本民族文化的珍视是一个国家屹立千年的基石。中华古诗文经典诵读工程正在将文化的种子撒播在孩子的心里,撒播在希望的田野上,春华秋实,它的作用在不久的将来必会凸现,为这项工程所做的任何努力,都会使安放我们灵魂的精神家园更加美好。”

牟宗三(国学大师,智者型哲学家,当代新儒重镇)

“少儿读经是中华文化的储蓄银行,中华文化最好的货币就是经典,在年幼时将最好的货币存在他们心中,他们长大后一定会知道怎么用。”

朱永新(新教育改革发起人,苏大教授、博士生导师)

“一个人的精神启蒙,往往始于传统经典的滋养。阅读之于生命,人们习惯将国学经典比喻为母乳。母乳的价值在于她是取法乎上的不可替代。


王财贵— 中国人不要忘记中国文化

今天我之所以来这里,就是要说明一件事情——请各位老师,这一辈子务必要记住——教育是非常简单的事;教育是非常轻松愉快的事;要培养人才,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所谓的老师要有“爱心、恒心、耐心”,这些“三心二意”是不需要这么强调的。我们只是不了解教育的本质——本来一个孩子,他就是那样的纯真纯洁,他的品德,我们只要不破坏他,就很好了;本来一个孩子生下来潜能无穷,我们只要不障碍他,就不错了。有许多老师,有许多家长,一直在残害,在障碍我们的孩子。所以使我们国家没有人才,从今以后,不要再那么努力了。不要努力去障碍我们的孩子,千万、千万!拜托、拜托!要怎么样做到愉快轻松的跟小朋友一起成长?我请大家先看一段录影带,这是六年前的带子。


前几个礼拜,我们播送了一代新儒学大师牟宗三专题,对牟先生一生为中国文化所作的贡献深感佩服。牟先生认为,对现在社会弊病的救治,中国传统文化该是一帖良方,但是如何落实呢?现在他的嫡传弟子王财贵,正在推动一项复兴传统文化活动。从根本上救起我们未来的主人翁。这个方法不但可以使小朋友学习成绩进步,还可以开发增进儿童的智慧,培养他们健全的人格。这是一种什么方法呢?请看记者胡春玉、肖瑞华的报道:“这里是台北市中正国小四年级二班的小朋友,他们每天的早自习,都是在读诵四书。而这里是复兴街的一个社区妈妈的家里,小朋友下课后聚在一起也是在读《老子》、《庄子》、《论语》这些一般人认为深奥难懂的中国经典。小朋友不但朗朗上口,有的甚至能背整本《老子》,半本《论语》了。全省目前初步估计,大概有五千个小朋友,正在接受读经训练。这些小朋友经过一年半到两年的读经教育,不但国语能长足进步,有的竟然也从经典中学到做人处事的道理,令许多家长及老师又惊又喜。”


这个片子是六年前拍的,刚才说,现在全台湾省有五千个小朋友读经。那是我推广读经以后的两年,从多少人开始推广读经呢?就是从一个人开始的,一个人到十个人,十个人到一百个人,到一千个人到五千个人,两年就到五千个人,三年就到五万个人,四年、五年以后就是五十万个人。现在已经推广七年多了,现在仅台湾一座小岛,就有一百多万个小朋友在接受这种教育。东南亚从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到越南、泰国、缅甸,凡是有华侨的地方就有人在读经。以及美国、加拿大、阿根迁、墨西哥、澳洲、纽西兰,乃至于英国、卢森堡等地,或许我没有听说过的地方,只要有中国人,就有人开始在接受这种教育。


我们大陆祖国,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是我们的文化根本所在。我们这里不做谁来做呢?我们这里不做得更好,谁来观瞻,谁来效仿呢?现在大陆也有超过三百万个小朋友,分散于各个地方在读经。如果现在还有不知道这种教育的人,你一定要开始知道。各位来自四面八方,我也希望从今天以后,大家回到各自的家乡,回到各自的省份,告诉人们有这样的教育,而让人们接受这种教育。刚才说过,不是要老师更辛苦,不是要小朋友更多的功课负担,不是要家长更加认真指导孩子,不是的。


我前年到大陆来,经过香港去见南怀瑾先生。南怀瑾先生说过那样一句话:“现在天下父母以及所有老师都在做一件事”——我想,到底做什么事?——“都在残害我们的幼苗。”当然这一句话,在一个作老师的人听起来是不很愉快的。大家不要不愉快,我也是老师。我教过小学,我教过初中,我教过高中,现在在教大学。我也要对这句话作痛切的反省。乃至于我们每个人都在残害自己,这一辈子就是这样子,而让我们的事业没有更好的成就。在大陆这个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在台湾是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子呢?因为台湾的教育是完全学美国的。几十年来都学美国,我们中国的东西统统忘记了。忘记中国东西并不见得就是不对的,我不是一个民族感情主义者。我不是说,我是中国人,所以我要复兴中国文化。我们要复兴中国文化,不只是因为我是中国人,乃是因为我们这个文化,是有意义的。我重新在检讨中国的教育理论,并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我非把中国教育理论再拿出来不可,不是的。而是因为这种教育理论,它是有真理在其中的。既然我们这个文化是有意义的,纵使我是美国人,我也要来复兴中国文化;纵使我是外星人,我也要尊重中国文化。


我是一个读书人,一个知识分子。我凭知识分子的诚意,凭知识分子的良知来说这件事情。我今天所讲的话,超出任何的宗教,超出任何的民族意识,超出任何的政治立场。大家都是学教育这一行的,我们好好来检讨一下,我们一辈子费了这么多心血,我们的家长,是这么样的期待孩子,我们的老师是这么样的热心、用心的来教孩子。尤其各位能够到这来参加这个研习会都是一时之选。


我们付出的精力这么大,难道孩子是这么难教吗?难道人才是这么难培养吗?我们为什么不停下脚步想一想?我今天要贡献给各位的,就是重新来检讨一下,我们教育的理论。我刚才说过,大陆的情况我不很了解,以下所说,都是我在台湾的经验。我是在批评台湾教育界,不关大陆的事。但是如果大陆也有类似的情况,我们也可以反省反省。反正我们是以一个真诚的心来讨论这件事情。我们有哪些地方要反省呢?


首先,从最大最深最高远的一方面来讲,就是有关于文化的心态。


中国人,不要忘记了中国文化


先讲一件事情来做比喻:你看过侏儒吗?侏儒是长不大的孩子。长不大的人,大部分都是天生的。患了天生侏儒症的孩子,即使生在皇宫贵族之家,给他多少营养,他总是长不大。本来一个人,按照正常的营养供应,一个人都有长大的潜能,只要好好的养他,很轻松的养,这个孩子自然就会长高。但是患了天生侏儒症就养不大了,我们看到这种天生的侏儒症,会很同情他的父母,真的是很可怜的。不过我后来看到一个报道说,有的侏儒,不一定是天生的,也有人造的侏儒。为什么要人造侏儒呢?因为有些沿街卖艺人,他需要有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来吸引观众。譬如说带猴子,有带大莽蛇的。有人说,这些大家都看过了,我带来侏儒给大家看,人就会围观过来。然而没有这么多侏儒怎么办呢?他们有个办法:造侏儒。怎么造?去偷一个婴儿,然后把他装在罐子里面,只露出他的头,养他。本来这个孩子是正常的,只要稍微地照顾,他就能够长大,现在却故意不让他长大。你要知道,包小脚的女人就很痛苦了,现在全身都包着,当然痛苦更加几倍,所以这个孩子天天叫啊,叫啊,因为他要长大,却不让他长大。唉唉叫,不管他,让他哀叫了十六年,再把罐子打开,他就比天生侏儒还要矮,这叫做人造侏儒。我们如果看到这种侏儒,不是只有同情而已,我们会觉得养他们的人实在是很可恨,可恶!我讲这个做什么呢?就是说,我们人除了身体的长大之外,我们还有内在精神的、心灵的、文化层次的成长。但是有些人很不幸,他就患了文化的天生侏儒症。如果他是生长在丛林的民族,在一个非常偏僻野蛮的地方。他所面对的环境没有文化、没有精神的陶冶。那么,他一辈子就跟野人差不多,跟动物差不多,他长得身体很好,心灵却没有成长,这种人叫天生的文化侏儒症。这种人也值得我们同情。但是,如果生长在像中国这样一个有五千年高度文化的地方,而我们的国民,我们的孩子,竟然没有文化的成长。请问:这是不是叫人造的文化侏儒症?近一百年,中国就患了普遍的文化侏儒症。至少在台湾,我的感觉是如此。


现在的中国人,已经忘记了中国文化。在台湾已经是全盘西化了。中国人连中国书都不能读了。什么叫中国人连中国书都不能读?一个人打开经史子集,而不能读原文,还要靠翻译,就说明这个人不可能了解深度的中国文化。一个没有自己文化传统的民族,而想要去吸收别人的先进文化,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目光短浅,心胸狭隘。现在台湾人学西方,学美国,不是学美国的冒险开拓的精神,不是学美国的那种大气魄的民族精神。而是学美国什么呢?学美国的好莱坞,学美国的麦克尔杰克逊、麦当娜。学日本,我们不是学日本的企业家精神,乃至于连日本的樱花那种悲剧精神都没学到,我们只学到日本的卡通、日本的漫画。为什么别人有好东西,你学不到呢?因为你丧失了对自己文化的信仰,一个丧失中国文化信仰的中国人,不仅对自己没有好处,而西方人假如要跟你学一些中国文化,我们也不可能有所贡献。所以,忘了自己文化的民族,不只是自己的损失,也是一种对于其他民族的罪过。为什么西方文化可以传到我们中国来?为什么我们中国文化,不能传到西方去?现在,假如派你或是我去传播——有些西方人他的教养很高,他希望也学学中国的高度的文化——请问,我能吗?你能吗?我们的留学生,不都是社会的佼佼者吗?我曾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因为我去美国也作这样的演讲——有个留学生对我说:


你讲得对。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受到过很大的困扰,一辈子都很遗憾。美国的同学非常的好学,他看到中国人就很高兴:“啊,你是从中国来的,我听说中国有一本书叫《易经》是很有名的。《易经》讲些什么,你是中国人,最好能告诉我。”


这个留学生说些什么?他说:“ I am sorry,我没有读过。”

“那你们中国有一本《老子》。”

“I am sorry,我也没有读过。”

“那么你们是礼仪之邦,你们《礼记》讲些什么?”

“I am sorry,我也没有读过。”

“你们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诗经》美在哪里?“

“ I am sorry,我不知道。”

“你们是历史悠久的民族,你们第一本史书叫《春秋》,还有《左传》,还有《史记》也很有名。什么叫《春秋》、《左传》?关公为什么要看《春秋》?”

“我不知道。”

“《离骚》文学价值很高,那个作者还要去跳河,请问,他为什么要去跳河?”

“我不知道。”

“《世说新语》?”

“不知道。”

“宋明理学家为什么要辨论?”

“不知道。”

“那么你们有一本书,叫作《唐诗三百首》。”

“噢,我读过两句,‘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这样的留学生,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惭愧。这就叫作文化的侏儒,没有长大的心灵。所以,你只学别人够吗?现在整个世界兴起所谓的“中国文化热”。大家也都知道,不仅是中国人知道,外国人也知道,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假如中国人只是政治、经济、军事强大,那就只会让西方人产生这样一种看法:中国是可怕的,中国将又是一个可怕的民族。所以我们以后要想一想了,我们除了各方面强大之外,我们的心灵也要成长,我们的文化也要再度放射光芒。我们除了让人畏惧之外,我们更要让人尊敬,让人喜爱。我们的下一代,要有宽阔的心胸,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从哪里做起?从文化的教养做起。


科学教育与教育的科学化

我们的教育界不是从上到下都非常的努力吗?难道我们没有考虑到所谓的文化教养吗?其实不是没有考虑,我们上到教育部,下到所有的老师、家长,大家都是非常尽心尽力。但是,如果这个尽心尽力没有对准焦点,那就非常可惜,费力多而收功少。如果我们对于教育的本质,了解得不够透彻,我们对于儿童心理的发展,认识得不够清楚。那么我们所做的教育,不仅没有效果,还有反效果。


近几十年来,台湾的教育思想——我刚才说过——是从美国学来的,是学美国20世纪初的教育思想,是所谓的“实用主义”,所谓的“边需教学”,所谓的“行为科学主义”,所谓的“儿童中心本位”。这些术语合起来,用一句很简单的白话说,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什么叫“懂了才教”?就是我们要考虑到,一个儿童,他的心智学习、智力的发展,到底能不能吸收我们所教给他的东西。什么叫吸收?就是我要讲得很清楚,他要听得很明白,听完之后我要做测验,他能够回答我的问题,甚至最好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做出来,我才知道我达到教育的效果了。各位,你是不是这样想的?你现在做教育,是不是用这一种的方法来实施?这就叫做“儿童中心本位”。它背后的理论基础,是认知心理学。不要讲这么多术语,这就是“懂了才教”的教育。我们要知道,西方的心理学家,所研究的都是人类认知的心理发展。认知的心理发展,所应用到的科目,应该是认知的科目。认知的科目,在我们这边,大概是放在所谓的数学、自然和物理、化学这些是科目里。凡是认知的科目,最好按照认知心理学的发展来安排。什么意思?就是“懂了才教”,而且教的时候,要教得很清楚,让学生学得也非常地明白。这一步懂了,才可以教下一步。这叫“边需教学,按步就班”。我们要这样教的时候,必须要了解儿童认知心理的发展。儿童认知心理的发展,到底它的程序是什么呢?有认知心理学的书可以去看。美国是一个科学的国度,对于科学教育,正应该按照认知心理学来教,所以他们科学的教育,是安排得比较合理的。如果他们没有这样合理的安排,恐怕我们的科学教育,不一定能够教得成功。


在台湾,科学教育是失败的。为什么?因为明明显显地违反了儿童的心理。现在台湾的孩子,害怕数学,恐惧数学。学生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面对数学的压力。假如我们各位的孩子,或是你的学生,小学一、二、三年级数学考得不错,你不要高兴太早,四年级以后再说。四、五、六年级,有许多学生就有压力了。到了初中,有二分之一的人数学考不及格。到了高中,有三分之二的人数学、物理、化学统统考不及格。在台湾,大学联考,数学总平均只有30分。一个国家办教育,办得让青少年数学只有30分,请问你的科学教育在哪里?但是,难道是老师和学生们不认真吗?不是。我刚才说,事情不是认真就可以的。假如你要去哈尔滨,你往南边走,你走得越快,可能离目标越远。所以先要确立目标,先要有智慧,然后加上努力,才可以成功。要不然,努力是白费的。如果我们小朋友学习数学有压力,我们应该学学美国人的教育方法。我们的孩子,是那么样的聪明,那么样的认真。这一点点数学,为什么学得那么痛苦?我们来看,我们应该怎么让小孩子学数学学得简单。各位老师,你如果有教数学,教得很辛苦的经验,以后你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我这有一份美国数学教育,课程安排的内容,它是初中一、二年级的数学教材。他们学什么呢?第一,让孩子学会四舍五入的技巧。第二,让孩子会约分,二十分之十约成二分之一。第三,让孩子知道,二又三分之一等于三分之七。让孩子学会分数加减乘除、小数加减乘除。让小孩子会算正方形、长方形、三角形的面积。这是美国学校初中一、二年级的数学内容。这些知识我们的学生什么时候学的?在小学三年级学的。我们的孩子,数学算不好,一旦算不好就没兴趣了,就害怕了。你怎么样来引导他?我们怎么引导一个人,让他喜欢数学?喜欢数学不仅只是数学本身,其实是喜欢思考。他会思考,他敢思考。遇到一个问题,他能想出三种办法来解决,这才是科学教育最主要的目的。我们科学教育最主要的是,让一般的国民,都能够思考,能够面对问题。其次才是培养一些科技工作者。最高一层,才培养科学家。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民众,学数学并不是要做科学工作,而是要学会思考。


但是我们的数学教育,让我们的国民不会思考,不敢思考,面对问题不知道怎么办。


因为从小学四年级我们就害怕思考,认为思考是那么困难。所以四、五、六年级数学不好,你就应该安慰孩子,千万不要骂孩子笨,因为他不是故意笨的,那是他的父母亲生给他那么笨,所以骂孩子笨,等于骂到了人家父母亲。我们应该安慰孩子说:孩子啊,没关系,你现在算不会,我们初中再来算你就会了。到了初中,他再来看这题目,啊呀!我以前怎么会那么笨。这么简单的问题,我居然不会。现在他就会了。所以,我大胆说一句话,数学科学,是不用(很辛苦)教的。谁(很辛苦的)教数学,谁(很辛苦的)教科学,谁就是笨老师。人类心灵当中,本来就有逻辑,本来就有数学。我们只要稍微引导他。怎么引导?按照他心灵发展的秩序。他心灵怎么发展?老天爷生我们人,自然就让我们人从小到大,智力每一年都有所增长。每长一年,他的理解能力就更高一点。初中生当然比小学生理解能力高一点,在小学不能理解的数学、物理、化学,到了初中,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那么初中怎么办呢?他初中只学小学的数学,他初中的数学怎么办呢?很简单。孩子啊!高中再来学就会了。老师不就轻松了嘛!我们孩子不就愉快了嘛!那你说:这个不行,这是降低我们的程度。这不可靠,这不行,我们不能降低我们程度,我们怎么可以把科学程度降低呢?


那请问,我们费了那么多的努力,你科学程度有提升吗?现在我们已经长大了。我们去市场上买菜,用sin、 cos买菜吗?我们初中、高中,学了六年的数学,那么认真,那么辛苦,请问你的数学在哪里?你的物理、化学在哪里?这些正面的知识,这些方法技巧,我们没有。学习数学、物理、化学,要培养出我们内心的一种解决问题的兴趣和能力,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让初中生、高中生学了那么多东西,天天非常痛苦。结果发誓一辈子,不再算数学,对科学没有了兴趣。像这样的国民,是不能培养出科学的气氛的。


台湾就是如此,还好,大陆可能不是如此。


但是谁能够,谁又敢让孩子初中学小学的知识,高中学初中的知识呢?大家是不敢的。其实,一个人如果这样,初中去学初中所应该了解的东西,高中去学高中所应该了解的东西。到了高中毕业18岁,他自己认为数学这么简单,物理、化学这么简单,我要学数学,我要学物理、化学。于是他考大学,就考这些科系。到了大学18岁,人的头脑成熟了——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成熟,我们不费吹灰之力,他就成熟了——我们只要稍微的引导他,按照他的程序稍微的教导他。到了大学,他只有现在我们初中的数学程度。但是他考上数学系,这个时候数学教授就可以训练他,因为他成熟了。而且以前没有课外补习,所以身体长得很好。在一、二年之内,就可以把以前辛辛苦苦,学五、六年时间才能学习到的东西,全部学回来。台湾的学生,跟美国的学生比较,同样是大学数学、物理、化学系,台湾的学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老早就把人家,大学一、二年级的东西学完了。所以美国的学生,一、二年级的程度是很差的。但是经过两年,他就与中国学生平起平坐,乃至于超越而上。而他是自愿要学的,当他到了研究所,会更加深入地学习。


我们赢他六年,他赢我们一辈子。教育是一辈子的事,不是初中、高中六年的事,更不是小学三、四、五、六年级的事。我们要为孩子一辈子着想。


一个科学工作者,大学训练四年,从初中程度开始,训练到大学毕业。跟我们大学毕业水平一样高,甚至更高。因为他自己会思考,科学的学习,要养成自己喜欢思考,自己愿意思考。而不是逼迫他算很多的题目,算很深很难的题目,这是没有意义的。心理学家告诉我们,凡是属于认知科目,都要认知得非常清楚。假如他一知半解,你就要教下一个科目,下一个单元,那你就在残害我们的孩子了。怎么办?告诉各位,目前没有办法。不过,我等一下可以提供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我们如果能够提升他学习的能力,增进他学习的智慧。那么虽然只在国小三、四年级,五、六年级,他照常算我们现在这么深的数学,他都能够自然的、轻而易举的学会。


我们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是降低我们科学教材的程度,适合儿童,让他学得很高兴,以至于培养思考的兴趣。第二个办法,从小提升他学习的能力,让他也能够应付高度的数学教材。我们只有这两个办法。如果不采取这两个办法之中的任一个办法,像现在我们的教育,那是残害我们的儿童。


儿童教育贵在耳濡目染


好了,我今天不再讲科学教育了。我讲的问题是要比对另外的一边,另外一边才是我们的主题。换一句话说,科学教育应该按照科学办法来教就是科学教育。既然要学得懂,所以我们要懂了才教,教懂才有用。而人生有很多的学习,有很多科目不属于科学,凡是科学之外的,统统不属于科学。科学的科目其实只占我们所有科目的十分之一,或是不到十分之一。其它十分之八、九,统统不是科学。我们人生不只是科学,西方科学先进国家的人,对于他们孩子的科学学不好,并不紧张、没事。为什么?人生的大部分不属于科学。那么,这些大部分的学科,既然不属于科学,要不要按照科学方法?要不要懂了才教?要不要教懂了才用?我们不是要想一想吗?所以,科学办法是,科学则按照科学办法教;非科学就不一定按照科学办法了。你如果把非科学科目,都按照科学办法来教,你就在残害我们的孩子了。因为我们弄错方向了,我们犯错误了,固执了。


我们举个例子,什么叫非科学,什么叫非科学的办法。比如说音乐,音乐总不是科学吧?离科学很远,对不对?美感教育,音乐、美术,这种教育不是科学。我们大家都知道。但是现在我们的教育,这种的科目也按照科学办法来教。什么意思?就是懂了才能教。因此,在台湾就没有真正的音乐教育,也没有真正的美术教育。只有课程。老师、家长认真教,但是没有成果。什么叫音乐没有成果?就是家家户户都在听流行歌。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如此呢?就是我们的音乐教育,完全失败。为什么音乐教育会失败?因为不按照音乐的办法来教。什么叫按照音乐的办法来教?有一句话说,维也纳的孩子没有不懂音乐的。为什么?因为音乐的教育是耳濡目染,而不是一点一滴的传授,不是思考分析,它乃是一种环境的陶冶。怎么陶冶?不是用流行歌来陶冶,不是用靡靡之音来陶冶。用靡靡之音来让孩子一听,将来他的心性就败坏了。什么时候开始败坏?非常早的时期就开始败坏。只要他有耳朵,就开始在败坏。好的东西耳濡目染,不好的东西也耳濡目染。一个人从胎儿当中,三个月到五个月就有听觉。那个时候就可以有音乐教育。用什么音乐来教育呢?用具有音乐内涵的音乐,真正的音乐。假如我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音乐。很简单,古典音乐。中国有古典音乐,西方有古典音乐,为什么它叫作古典呢?因为是经典之作,流传千古。叫作古典,并不是因为它时代很古。时代很古,只是古董而不是古典。所以不会选取音乐的人,就选古典音乐。父母亲帮这个胎儿听音乐,0岁到3岁,人的听觉神经,发展百分之六十到八十。所以3岁之内,要听世界有名的音乐,只要听一遍两遍,终生不忘。深入到他心灵深处,幼儿学的东西,都影响他一辈子。好象深入到骨髓一样,一辈子洗刷不掉。学好的东西就有好的后果。你如果让他去学这些靡靡之音,暴戾之气,到18岁就发作给你看!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要让它充满爱心,要让我们的国民悲天悯人,温柔敦厚,教育的时期先在3岁之内。你不要花钱,不要花时间,不要花精神。你不要对小孩子硬硬的说:你乖乖给我坐在这里听贝多芬!不需要。他在跑,在跳,在哭,在闹,在吃,或者在睡觉,统统可以听。因为儿童的吸收能力是最好的,越小的时候越是全盘吸收,像海绵一样的吸收。全部堆存在他生命的深处,将来慢慢地发酵。就好像种子种下去一样,将来慢慢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现在你当然看不到种子,我们怎么能看得到它的成效?如果你不播下这个好种子,他就播下坏种子!“三岁定一生”,是中国人的老话,西方人现在也这样讲。那个丹尼尔高曼,写EQ的人,他为什么要写E Q 这本书?因为他看到美国青少年的人欲横流,是不可挽回的,所以他就考虑怎么的教育可以让一个青少年有优雅的性情。他终于从脑神经的发展原理,发现要在3岁之内教育孩子,音乐是最简单的方法。我们中国的老书《孝经》就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如果要让我们将来的社会、国民,有礼貌、有秩序、有教育、有爱心,3岁就要教他。


播放古典音乐,不要花你的时间,任何时刻都可以。这个古典音乐可以小小声,不要妨碍大人工作,因为大人听这些音乐,他听不习惯,因为大人已经没救了。但是一个婴儿他的耳朵是非常灵敏的。世界上有多少种声音,他的心灵、他的脑神经就产生多少种应对的方法,越丰富的声音,越剌激他的头脑的发展。这叫作耳聪,耳朵是聪的。如果你孩子超过3岁,头脑神经还有百分之二十的机会。幼稚园3岁到6岁是一个阶段,幼稚园的老师,一定要天天在校园里,放优美的音乐。不要每次都放:“哥哥、爸爸真伟大;妈妈、姐姐多欢喜。”放了三年就完了,孩子的心灵就受到永远的污染,所以六岁之内很重要。如果你的孩子超过了6岁呢,6岁到13岁剩下百分之十的机会。小学阶段务必注意,你下课时间就可以放好的音乐。放古筝、古琴曲,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要放流行歌呢?我们建议,在这七年之内,我们让所有的北京城的计程车上放的音乐,都放古典音乐。将来外国人来大陆,就有不同的观感。孩子13岁之内是非常重要的。你的孩子如果超过13岁呢?我看就算了。


依照人类心理的发展,人类脑神经的发展超过13岁之后,我们那种直觉的能力就消失了。我们那种深度学习的习惯没有了,老天爷所给我们那强大摄取的力量,摄取的这个功能就收回去了。除非你自己再打开心门,再接受伟大心灵的呼唤,你才能跟它起共鸣。但是这种人是很少的。我们为什么不让任何一个人统统是在有天才的时候,给他天才的教育。你为什么要把孩子放在垃圾堆里面?教育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另外,美术教育也是这样的。让一个孩子3岁之内,看世界名画——世界有名的风景、世界有名的建筑。只要图片就可以了,只要一幅名画看过三次,就终生不忘。这叫做眼睛明亮,“耳聪”加上“目明”就叫做聪明。这个孩子一辈子的学习,就比别人轻松愉快,不费吹灰之力。人才的基础就奠定了。3岁,这不关老师的事——但是老师要去宣导——这是关乎家庭教育。我们的家庭几乎没有教育。我们的家长认为:小孩子懂什么?小孩子当然不懂,但是人生的学习只有懂才行吗?你现在不学,将来一辈子不懂。现在学了,每一年都有它的懂,乃至于懂一辈子。


千万不要再迷失了,不要再问他懂不懂?数学要懂不懂?音乐不要懂不懂?美术不要懂不懂?那你说,我如果一边教音乐,一边告诉它音乐的知识不是很好吗?我告诉诸位,他有鉴赏音乐的能力。他听过几百首世界的名曲,要知道音乐这些理论,等到他18岁,两个礼拜全部学完,你怕什么?知识是比较简单的事,心灵的开发却是很难的事。为什么现在就要告诉他,这个人叫贝多芬,这个人是十八世纪的人,他写作的技巧是什么,它分几个乐章,第一个乐章代表什么?第二个乐章代表什么?这不是音乐,是音乐的扼杀。


我不是来讲艺术教育的,我要说的是更重要的一种教育。以下要讲语文的教育。


人类的文化成就、人类的智慧,都靠语文传下来。语文的学习,是要比其它的学习还要更加的困难,更加的深刻。但是语文的学习,老天爷老早就安排好了。语文是几乎不要教就会的。谁那么认真教语文,谁就是笨老师,谁就在害孩子。


我们把语文拆开来分语跟文两面。语就是说话,文就是读文章写文章,北京孩子都有学会一口北京腔,台湾孩子都就会一口标准的台湾普通话,北京的人学不到的,要不相信你去看看,我们台湾标准的台湾北京话你知道吗?这是何等的耳朵的力量,何等的听力你知道吗?这是何等的学习力量,你知道吗?是你父母亲教的吗?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根本不要教,只要这个地方有这样的语言,三个月学完,乃至于有两种三种四种五种语言,三岁之内全部学完。你要知道,一种语言是多么的复杂,电脑学不会的,电脑学起来还是没有像我们这么灵活呀,我们讲话是不要思考的。一种语言就这么复杂,发音复杂,文法复杂,两种语言两倍复杂,有两倍复杂的学习就造成了两倍的聪明程度,所以让你的孩子多学几种语言,是造就他一辈子反应非常的灵活的最好教育,而且是不费吹灰之力,根本不要教,但是你要懂!不懂就浪费他的天才了,学英语太简单了,还要教吗?还要教得那么辛苦,你去看美国婴儿好了,他三岁就学完了。


说个半开玩笑的话,我在台湾劝导那些来听演讲的人,因为他们都有孩子,我就跟他们说,假如你有孩子的时候你要注意了,父亲讲家乡话母亲讲北京普通话,再请他的阿姨讲英语,请他的爷爷来讲日语,请一个德国的司机,再请一个西班牙女佣。三岁之后这个孩子会讲五种语言,但是他不会跟你讲英语,因为他知道你不懂英语,他只跟他的小阿姨讲英语。语言是不要教的,但是假如我们不了解人性,不了解人类发展的历程,我们就白白浪费。等到错过时机,你就要用九牛二虎之力,焦头烂额还是学不好,假如用九牛二虎之力能够学好,我也甘愿,但是时机一去不复返,叫作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没有百年身,连百年身都没有了,下辈子再说!错过时机永不再来,各位,你是老师,你是家长,要好好注意这件事情,不要你认真教学就好了,你要教得时机恰当,要教得时机恰当非常简单,懂得人性,要懂人性很简单,每一个人都懂,今天我来这里没有讲一句新的道理,是你自己老早就懂的事,你自己就知道应该这么做,你为什么不做,而且你当一个老师,你还用相反的方式来做,可怜我们的孩子,我们被牺牲了,不要再牺牲我们下一代,要痛哭流涕的,现在我所说的不是圣语你不要教的。


大家都知道,所以在学校里面教语文的时候。如果所教的是白话文,就等于浪费你的老师的青春;浪费儿童的生命。为什么?白话文是不要教的。为什么不用教?只要认得字,就会读白话文,因为按照胡适之先生的说话,白话文叫作,我手写我口,我口就是讲话我的手会写字我就会写白话文,白话文是不需要学的。


不过我们语文教员,还是有工作做,学什么呢?学文,什么叫文,记载我们语言的工具,而这种记载,从古以来,他为了要记载我们的语言,要记载语言是一件慎重的事,我们讲话比较不慎重随便说说随便算了,但是我既然有思想,要记载下来,要传诸久远,我就要慎重,怎么样慎重呢?


第一点;我们的思想都要精确,不是随便说说,要精确化,要考量、要整理、整理才能精确;


第二点;你不要太哆嗦要很简明来表达。


第三点;你既然要让很多人来看,你要非常的优美地来表达。


所以,这种表达是把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语言经过整理后精确化、简捷化、优美化,而才把它记载下来。这样的语言不是普通语言这样的语言叫作文章的语言,写文章的时候特别用的语言,是人造的语言是升华的语言、是高度的语言,这种语言不在日常生活中,但是它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来,这种文的语言简称文言,所以人类之伟大一个文化可以传下去,我们可以欣赏到非常优美的文学就是靠文言文。


自然环境可以学语言,自然环境不能学文言,学文言是使我们人类这个学习的角度更加的开放,使我们人类能够进入到历史当中,如果只学会讲话,他就进不到历史,进不到文化里面去。因此,要传承所谓的人类智慧,你要能够继承所谓的传统,你要站在巨人肩膀之上,你必定要学会读你自己民族的文言文,包括西洋人也是这样,不能读文言文,就代表他们不能了解自己的祖先,只好当作一个从零未开发的原始民族来看,他们如果接受到外在的文化,他只有全盘的吸收,所以台湾变成叫作全盘西化。


可怜的台湾人!希望我们大陆赶快去拯救,水深火热。但是你能拯救吗?我看兄弟之邦差不多。我来这里,大家说我是台湾来的,其实我所读的书,孔子山东人、孟子山东人、老子河南人,我到四川去有杜甫的草堂,无限思古之悠情就产生了。


所以这里没有任何的瓜葛,只有一种东西就是人性,就是你跟我的诚恳,我们要注意了我们怎样把这个已经断了的这个断层,我们怎样把它接起来,其实我们自己也可以努力,但是我们已经来不及了。虽然来不及,大家也不要太伤心,因为中国有一句话“死马当活马医”,我们自己也可以稍微努力。但是你不要太努力,因为你的努力也不会有大成就了,补救补救可以,不要想成大人才了。


我们的大人才在我们下一代,不要浪费了他,因为这种高度的文化教养,必定要在十三岁之前完成。怎么做,你首先这个工具上要养成他能够读经史子集的能力,就是要文言文的教育,你说它里面有糟粕,中国的传统有糟粕。有糟粕是一回事,如果你说有糟粕,也得要一个有功力的人才知道哪里有糟粕,不可以随便乱讲,所以你要发扬它,你要有能力,你要批判它,你也要有能力,你要咒骂他,你也要有能力。所以,首先我们培养这种能力,然后我们从阅读当中,也可以说古人的智慧。我们渐渐融入其中,也可以说古人的智慧,渐渐开发我们的智慧。尤其是我们现在所推广的这种教育,他所读的内容都是永垂不朽的智慧之作,叫作经典著作,这些经典著作让他耳濡目染以后,他不会变成一个三家村的小里小气的一个顽固分子。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