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约翰·费斯克:《“粉丝”的文化经济学》(1992)

文化批评与研究 2019-07-06 04:28:29

封面图片:少女偶像团体SNH 48,2015年


“粉丝”的文化经济学

THE CULTURAL ECONOMY OF FANDOM

 

作者:约翰·费斯克(John Fiske)

译者:陈荣钢(号主,微信:hakuna111)

来源:Fiske, John. "The Cultural Economy of Fandom" John Fiske in The Adoring Audience: Fan Culture and Popular Media, edited by Lisa A. Lewis. London: Routledge, pp. 30-49.

由于篇幅限制,原文有所删节。

 

在工业社会中,“粉丝”(fandom)是流行文化的普遍特征。


它从大规模生产和发行的娱乐节目中选取特定的表演者、叙事或流派,并将其带入一种自我选择的人群的文化中。随后,它们被重新设计为一种非常令人愉悦的、具有强烈象征性的流行文化。这种文化与更“正常”(“normal”)的流行文化类似,却又有明显不同。

 

“粉丝”通常与主流价值体系的文化形式一脉相承——流行音乐、言情小说、漫画、好莱坞式的大众明星(体育明星可能是个例外,因为他们靠男子气概吸引人)。因此,“粉丝”和人的亚文化品位相关,尤其是那些被性别、年龄、阶级和种族等等剥夺的人。

 

所有大众受众都有不同程度的符号学生产力,产生的意义和乐趣都与他们所处社会状况的文化产品相关。但是,“粉丝”经常把这种符号化的生产力转变为某种形式的文本生成(textual production),使“粉丝”文化在“粉丝”群体中传播和定义。


“粉丝”用自己的生产和发行系统创造出一种“粉丝”文化,形成我所谓的“影子文化经济”(“shadow cultural economy”),有一些区别于普通流行文化的特征。

 

在这篇文章中,我希望借用并发展布尔迪厄(Bourdieu)的隐喻,即将文化描述为一种人们投资、积累资本的经济体。文化系统像经济体制一样运作,因此资源分配不平等,从而能够区分出特权阶层和被剥夺者。


这种文化体系促进某些特定文化品位和能力的发展,并且使之享有特权——尤其通过教育系统和美术馆、音乐厅、博物馆、国家对艺术的补贴等机制,来建构一种“高雅”文化,跨越从传统到先锋的区间范围。这种文化在社会和制度上都是合法的。我把它称作官方文化(official culture),区别于缺乏社会正当性和制度支持的流行文化。


“投资”教育,就会在文化品位和能力方面获得某种社会“回报”,这样就有更好的就业前景,以提高社会声望,并获得更好的社会经济地位。因此,文化资本和经济资本携手合作,产生出社会特权和差异性。

 

布尔迪厄详细分析了文化品位在社会空间中准确映射到经济地位上的过程。他把我们的社会比作一幅二维图轴。在该图轴上,纵横(或南北)向的轴记录着资本的数量(经济和文化资本);水平(或东西)向的轴标记了资本的类型(经济或文化资本)。轴左侧的文化资本高于经济资本(如学者、艺术家),轴右侧的经济资本高于文化资本(如商人、制造商)。

 

在图轴的顶端,居住着两种资本形式都很富足的人,如建筑师、医生、律师、受过教育且有品位的资本家等等。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