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二十年后,我终于来看你的演唱会

女文青的而立之年 2018-12-04 15:23:07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2018年已经快过了四分之一了。


一转眼,这下面这四个人称霸华语歌坛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



在90年代他们如日中天的时候,我是中国大陆三线城市的一名中学生,每天埋头于补课刷题,与他们的交集是一台卡带机和一盘盘盗版磁带。


在00年代他们的地位被周杰伦这样的后来新秀所摇撼,我是远游他乡的一名留学生,每天穿梭于上课打工之间,与他们的交集是唐人街上的卡拉OK厅, 灯光昏暗皮沙发开裂的KTV包间里煞有其事的唱一首情歌,20岁出头的人俨然已经人生参破。


在2018年今日,四大天王之首“歌神”张学友张天王全世界经典巡游来到悉尼,我是已把他乡当故乡的一名海外华人,我来看他的演唱会,手握荧光棒与他的距离不过几十米,台上的他已经五十有六,台下的我已经三十过半。


刚要感叹岁月如梭,就被歌神一嗓唤回现场。感叹什么,我还没老呢。


演唱会七点三十分准时开场,开场便是劲歌热舞停不下来,张学友摇摆于一群妙龄舞者中气势分毫不输。 接下来又是数首他比较新的抒情单曲(我说比较新,大概是近十年内的意思),音色饱满丰厚,悦耳动听。如此一首接一首走马灯一样不停的唱,连换衣服也是来去如风,哪有一点老气,哪有一点倦态。




唱了一个多小时,张学友终于停下来讲话了。他说,这次全球巡演已经唱了一百四十多场,搭好的四面舞台和两百多人的团队随着他全世界的飞。他的乐队里吹小号的是个澳洲人,乐手的父母今日也来到了现场看儿子的演出。张学友特地向乐手的父母打招呼:“不好意思呀占用你们儿子这么久让他不能回家。不过呢,他不是为我在工作,而是我们一起,在做音乐。” 气氛很温馨。


张学友又说:“今年我已经五十六岁了。我五十岁那年,开过一次全球巡演,叫张学友的半个世纪。那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再开演唱会。”说到这里,颇有伤感的味道。


然而瞬间他又开心起来:“在那以后,我又开了两次全球巡演!我要一直唱下去,只要我还能够唱,哪怕九十岁也要开演唱会。”说到这里,他突然开心顽皮,出其不意的在台上下了一个劈叉,观众一片惊叹,他得意地说:“怎么样,还可以哦!”


这时候,音乐响起,果然,是那首让人期待的,《她来听我演出会》。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十七岁的初恋 第一次约会

男孩为了她 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蓄 买了门票一对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三年的感情 一封信就要收回

她记得月台汽笛声声在催

播我的歌陪着人们流泪

嘿 陪人们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二十五岁恋爱 是风光明媚

男朋友背着她 送人玫瑰

她不听电话 夜夜听歌不睡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成年人分手后都像无所谓

和朋友一起买醉 卡拉OK

唱我的歌陪着画面流泪

嘿 陪着流眼泪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在三十三岁真爱那么珍贵

年轻的女孩求她让一让位

让男人决定跟谁远走高飞

嘿 谁在远走高飞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她努力不让自己看来很累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

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

嘿 唱到自己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四十岁后听歌的女人很美

小孩在问她为什么流泪

身边的男人 早已渐渐入睡

她静静听着 我们的演唱会


随着张学友的歌声,摄像机在演唱会现场随机拍摄,被拍到的观众被当场投影到大屏幕上, 看到结伴好友兴奋尖叫,小情侣含羞掩面,小夫妻们激动拥吻,年过半百的夫妻被拍到,也大大方方的一个轻吻,拍到两对妈妈,妈妈们都是弯弯笑眼,抱紧身边的小孩。


这厢的我,突然眼泪如注,停不下来。


这眼泪,为爱情而流,但并不为苦情或遗憾。只是那一霎那,突然感悟爱情和岁月原来彼此缺一不可。爱情来时如新酒,非要沉淀回味,才了解其中复杂滋味。多少的求不得,多少的已错过,又多难得的刚刚好,不早不晚遇上你,在岁月如歌里,一同唱和。


看到大屏幕上那些幸福的一对对,觉得爱情真美好,人生也真美好,哪怕不能长存,曾经拥有此刻此时,也是让人感动得想流泪。


从此处起演唱会也渐入佳境,歌曲的排序基本是时间倒序,于是越到后来,场上合唱的声音越大,空气里的情怀越多。



他唱起《这一次我是真的受伤了》,我想起高中时的男同学,十几岁的男生在KTV包厢里唱得声泪俱下的模样。生活已经亮出它真正的利刃了吧,然而你们应该也已披上了铠甲,不会再轻言受伤了。


他唱起《我等到花儿也谢了》,我想起高中时的我,曾经在深夜里躺在床上压着嗓子一遍一遍独唱这首歌,“我睡不着的时候 会不会有人陪着我,我难过的时候 会不会有人安慰我,我想说话的时候 会不会有人了解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我曾觉得这首歌道出了我的心声。


他唱起《祝福》,我想起年少时经历的一场又一场离别,同学少年每一次的离别重聚,都会大合唱这首歌,“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直唱到眼泛泪花。


他唱起《只想一生跟你走》,“但求你未淡忘 往日旧情,我愿默然带着泪流,很想一生跟你走”,这已经十年没有听过的老歌,竟然旋律一响能张口就唱,而且还是照猫画虎的粤语版。90年代初粤语歌坛之繁荣,大陆的小年轻全是一口无师自通只能唱不能说的广东话,想想恍若隔世。


说到恍若隔世,那是听到这些歌在现场被唱响的时候,《吻别》,《情网》,一边跟着大声唱,一边脑海里就自行脑补原版的MV,周海媚的烈焰红唇。。。


天呐,我真的是从那个年代来的人吗?



三个小时的演唱会,从头到尾高潮迭起,舞美音乐都很完美,满场会互动的荧光棒更是为气氛推波助澜。走出会场,云淡风轻夜正深,不知此时此身,只想开口唱。


张学友这场演唱会票价之高,令人咂舌,十排开外的票也要四百多澳币。我前后还买了PINK八月来悉尼的演唱会,票价差不多是张学友的一半,就连前一阵一票难求的 Adele演唱会也未能超越。不禁感叹,张学友的票比国际一线歌手还要贵。然而看看维基百科上关于张学友的介绍,90年张学友可谓是国际巨星,1995年他的年唱片销量曾名列世界第二位,仅排在迈克尔·杰克逊之后,高于第三位的麦当娜,天王的称号,是当之不愧的,被他的歌声触及的灵魂浩如烟海,PINK和Adele都不能赶超。


坐到了现场,就更是把票钱忘在了脑后。管他花多少钱,管他什么国际一线歌手,谁能带给我,这样一场时光倒回的旅行。


谢谢,二十年后还在真诚唱歌的你,让我二十年后,终于来看你的演唱会。





怎么,想关注三张儿女文青的激烈内心戏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 顾小猫 同学的公众号


女文青的而立之年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