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无论是Lady Gaga, 还是麦当娜,反正在中国没有人牛过她 遇言·不止

遇言不止 2018-10-01 16:12:25



前两天Lday Gaga又在奥斯卡上风头劲爆,于是有人问,为什么中国就没有几个特别酷,下巴总是昂的高高的,拽拽的女歌手呢?




马上有人回答:王菲。


菲姐是很特立独行,但是她还没有带来那种冲击力。还有一个女歌手,在1986年就因为Disco的歌声和2000万的唱片发行量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2000万唱片在那个“三洋”录音机已经是家庭奢饰品的年代已经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更何况盗版她的唱片至少是这个数字的3倍。


她就是中国的Disco 唱片女王:张蔷。


如果Lady Gaga 是在酷的路线上叠加,换代( 因为David Bowie 和麦当娜都是Lady Gaga的偶像),就是我们说的从 “1到N”的距离,那么张蔷就是中国从“0到1”的那个人。


第一个登上《时代周刊》的中国女人是这样子的,标题为“中国玫瑰和她的母亲”。看看她的婴儿肥和标志性的爆炸头。



张蔷说:“那会儿是他们的记者在北京逛音像店,看到一大排都是我的专辑,他很惊讶,所以就去问了很多人关于我的信息,最后找到了我们家。”



开心爸爸保留的张蔷唱片封面,她真的是那一代人唯一的音乐女王。


她的超短裙、爆炸头、露背装、大红唇,都是当年被路人侧目,但被青年人崇拜的时髦装束。那个时代需要张蔷这样的女孩,充满活力,毫无畏惧。


张蔷出生于一个音乐家庭。母亲是中国电影乐团小提琴演奏员。张蔷5岁起,在母亲的指导下学习小提琴钢琴。1984年,身为北京市海淀区205中学学生的张蔷,和当时许多青少年一样,被流行歌曲迷住。张蔷的母亲给她买了一个松下牌砖头式录音机,张蔷在家用录音机放山口百惠的磁带,做家务、写作业时都会听。


Disco 唱片女王小时候的照片


好在母亲在中国电影乐团工作,为张蔷的出道创造了机会。17岁,她得到了出版第一张唱片的机会,出版社起初决定只发行60万盒磁带,不料该专辑推出之后很快脱销,最终出版量达到250万盒。从此,张蔷开始了她的唱片女王辉煌的几年时间。


1980年代中期,中国内地流行音乐正在启蒙时期,张蔷和其他中国歌手一样,以翻唱欧美、日本、港台的流行歌曲为主。诸如《那天晚上》、《爱你在心口难开》、《害羞的女孩》、《好好爱我》、《潇洒地走》、《恼人的秋风》等许多老歌都是经张蔷的演唱而传遍中国各地。





1980年代以标志性的爆炸头蝙蝠衫健美裤打扮引领着时代潮流。有歌迷准确地将她概括为“城市俗女孩”,从歌声到形象的“俗劲儿”是当时城市青年的时尚典型。她前卫得被当时的主流社会视为“女阿飞”。


但是张蔷却一直在歌迷面前保持着神秘,她从来没有被媒体报道过,没有登上过电视屏幕。1986年,郭峰等人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的《让世界充满爱》全国百名歌手演唱会,张蔷也未能参加。不被主流媒体承认,也得不到同行的认同和友谊。没有师承、不隶属任何单位的张蔷,仍然自顾自地歌唱着,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创出专辑销量奇迹。


独立特行的人,总是因为优秀而愈加孤独。


1986年,美国《时代》周刊将包括张蔷、惠特尼·休斯顿珍妮佛·拉什邓丽君等人在内的全世界6位女歌手评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女歌手”张蔷位列第三,名次甚至超过邓丽君


1995年的张蔷

张蔷1987年到了澳大利亚,突然清秀起来


1987年,张蔷在事业鼎盛时期赴澳大利亚留学,同年出版的专辑《潇洒地走》封面印着“告别歌坛绝版带”。


分析原因,是由于当时中国内地音乐环境尚属落后,张蔷一直没和公司签约,也没有经纪人,没人帮张蔷写歌、宣传,张蔷只是在家坐等唱片公司上门找她录歌。张蔷的成功最初是靠她翻唱歌曲时那独特而极富魅力的嗓音,以及特立独行的打扮。但翻唱并非持久之道。时间一长,张蔷觉得适合翻唱的好听的歌已经不多了。而且张蔷觉得厌烦,厌倦被动,即便当时她录制磁带的报酬非常高。张蔷全身心热爱音乐,对名利则并不热衷。她说:“我觉得老这么翻唱也不是一个路子”。


从繁花似锦到突然远离人群,到一个陌生的国度,20岁的张蔷多年后想起这个落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后悔。她回忆:“那个时代我们都向往国外的生活方式。有海外关系就意味着有生机,能够有改变。” 一年以后,她遇到了一个香港商人,她和他结婚并搬到了香港。


成熟后的张蔷比年轻的时候还好看


等到张蔷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是1996年,因为老公的花心,她断然离婚。后来她凭借《尽情摇摆》、《习惯寂寞》复出,但是收获的喝彩却远低于预期。


后来,她再次尝试了几张唱片,都不甚理想,最后一张甚至让出版商赔了钱。


人生的大起大落,从2000万销量的唱片女王,到一个赔钱的过气歌手,这些在张蔷身上戏剧般的出现。人们当然认为她代表80年代,认为她的品味和歌声代表着一种时代的俗气,而今天没有人会听Disco。有人再次重提她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没有真正唱过原创歌曲。


更多人愿意相信别人的成功都是幸运,自己才怀才不遇。没有人愿意真诚的承认,无论是哪种成功,都是有过人的素质。


比如那个非常典型的爆炸头,就是张蔷自己烫出来的,她说,当年拿了照片到四联(北京王府井一个非常古老,但当时特别时髦的国营美发店)去烫头,但是他们根本烫不出那种效果。最后是她自己折断筷子,涂满冷烫精,烫出自己的发型。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喜欢的音乐,自己喜欢的时尚是什么。




当大家都以为,张蔷是永远的过去式的时候。她和“新裤子”乐队合作推出的《恼人的秋风》、《冬天里的一把火》、《路灯下的小姑娘》、《ByeByeDisco》和2013年推出的复古style专辑《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把人瞬间带回了属于她的那个迪斯科时代。


她的嗓音依然独特,但是她已经从一个声音稚嫩的女孩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孩子的母亲。



 成为母亲的张蔷,开心觉得她好美


经历大起大落,她没有什么惊讶也没有什么解释,好像一切云淡风轻。她反而要告诉年轻的女孩:劝告姑娘们一定要擦亮眼睛找到一个好男人。不需要太帅或是有钱,朴实就好,就像她现在的老公一样。


可以在最巅峰的时候退出,也可以在被遗忘的时候坦然站在人前。进进退退的人生,是不是有人可以走的这么从容?


她说“八十年代我们有一种精神,人人憧憬,一点都不颓废。”她身上总有种拽拽的劲头儿,从时代周刊的时候到现在,一直都有。





张蔷与“新裤子”乐队,2014草莓音乐节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