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性感无罪,当女孩穿得像个女孩

单向街书店 2019-05-29 08:00:55



文/李小丢

本文是为观察者网(www.guancha.cn)撰写的专栏文章,刊发时有删节,已获得作者授权。


第一次听说莱温斯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刚上初中。 24 岁的她对我来说已经是绝对的成年人。看着她丰满的身材、性感的嘴唇和凸显女性身材的着装,几乎是立刻就把她和“坏女人”、“狐狸精”这样的标签挂上了钩,我义愤填膺地想:肯定是她勾引了克林顿,他那么风度翩翩、那么睿智优雅,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总统!他想要什么女人得不到,怎么可能看上她,一定是她主动的!




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我的这种想法,和那些认为女人穿得性感就活该被强奸的直男癌言论有什么区别?


纪录片《印度的女儿》中黑公交轮奸案罪犯之一 Mukesh Singh 接受采访时是这么说的。


与其同时,一条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近几年时尚品牌大刮雌雄同体风潮,模糊性别界限的服饰几乎出现在四大时装周上的所有秀场。但是从品牌的实际业绩来看,卖得最好的依然是能让女性显得性感的服饰。


我不会像激进的女权主义者那样认为这是男权社会对女性压迫的体现,更不会认为“性感”这个词汇是物化女性的象征。与之相反,我认为张扬女性性别特征的服饰卖得越好,正是社会愈发开明、价值追求愈发多元化和两性关系愈发平衡的体现。


这个社会和女性对“性感”这个词的认知改变的历程,也是女权运动主旨不断变化发展的历程。


▲ LV 2015 春夏,性感和裸露的多少没有直接的关系,性感更多的是释放女性性别力量的一种微妙感觉。




黄金时代女人的裙子会变得越来越短,用料也会更加轻薄,色彩明亮饱满,想想咱们的唐朝;经济萧条的年代,女人的裙子就会越来越长,款式也趋向于保守、色调偏低沉,想想裹得严严实实的明清时代。


当然,在某些男性眼里,裙子的长短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性暗示。


千百年来,男人对女人的要求其实一直都没有进化过,就是:你的存在价值体现在以我为中心,为我服务,屈服我为你设立的价值体系。不然,你就会被打压,被排斥,被视为异端邪说。女人如果在做一个温柔的情人、善解人意的妻子或是慈爱的母亲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梦想和目标,是不被尊重,也不被允许的。


因此我们看到,塔利班、基地组织和现在的 ISIS 都要求女性穿着长长的罩袍,她们不能工作、不被允许考取驾照,如果没有男性的陪伴,她们甚至不能一个人上街。


在极端组织 ISIS 老巢摩苏尔,一对情侣因为婚前试爱被公开处决。这对情侣被蒙上眼睛捆绑之后带到公共广场,那里已经堆满大大小小一堆石头,在武装分子公开宣读了两人的“罪行”之后,石头就如雨点般砸向两人,直到俩人被砸死,周围人才陆续散开。


在早期的女权主义者眼中,“性感”这个词是对女性不折不扣的污蔑。她们认定女性是因为其性魅力而被男性所轻视,所以要扭转男性的看法,就要表现得和男性一样。女作家乔治•桑穿马裤、抽烟斗,给自己起了一个男性的笔名,以此来表现自己的特立独行;祝英台和女驸马冯素贞也要女扮男装才能与男性一争短长。


上世纪六十年代,西方世界的女权主义者们在广场焚烧胸罩,高喊:“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鱼不需要自行车一样。”与西方世界价值观南辕北辙的东方大地居然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年轻的女孩把头发剪得和男孩一样短,穿着男女同款的绿军装、蓝布衣,抢着去做男人的重体力活,以累的不来月经为荣,希望以此消灭那条性别的鸿沟,将女孩的性魅力完全抹杀。



▲在 2008 年纽约的一些妇女焚烧胸衣来庆祝提拉-班克斯秀的完美结束,提拉-班克斯是著名超模,反对过分宣传骨感身材的她被很多人视作偶像。胸罩也从早期女权主义者认为的束缚女性的标志变成了如今解放妇女的标志。


正是这种思想的延续,使得很多人到现在都认为性是一件肮脏的事情。在我青春期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发育吓蒙了的少女们将自己笨拙地藏在面口袋里一样宽大的校服里面,再也不敢在校园里穿裙子。她们用驼背来掩饰日渐隆起的胸部,只因为在体育课上跑步时曾经被同学们捂着嘴指指戳戳。她们那时候怎么可能为自己的女性特征骄傲,怎么可能会认为那是一种美好的魅力,如果那时有人夸她们“性感”,恐怕她们会羞愤地死掉。


▲在那些男女穿着同样服装的年代,仍有爱美之心的萌芽,一条红毛线织成的围巾,辫梢上缠上去的一根红毛线,都宣告着女性性别意识的自觉。




在西方女权运动澎湃发展的同时,也正是空前追求“天性解放”的时代,与东方清教徒式的压抑所不同的是,西方的女人们认为完全主宰和释放自己身体的美,才是对男性的物化审美最好的对抗。比起好莱坞塑造的玛丽莲•梦露式的性感,女人们更愿意效仿昵称为BB的碧姬•芭铎的性感模式。



被称为法国梦露的性感小猫碧姬•芭铎在不知多少男人的绮梦中摇曳,但是她同时也能俘获女人的心的秘诀,在于她天真随性的生活态度。她并不热衷于发型和服饰,但她所做的一切都让全世界开始效仿,继而成为时尚。她的性感从她慵懒的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健康,却又让人难以抗拒。


1952 年,年方十八的 BB 身着无肩带圆点图案比基尼泳装,出演了电影《穿比基尼的姑娘》,她那亮丽、丰满而尚带点童真的女性风姿,令人一见便迷恋。她的性感超出了当时男权世界的尺度,以致于1958年,梵蒂冈甚至展出她的照片作为魔鬼的象征,但这不能阻止她成为性解放思潮的形象代表,比基尼开始迅速蔓延。



那年代有这样一段关于芭铎的评语:“她的举止随便、洒脱,这正是大部分青年的要求。某程度上她成了特定的社会现象的代表。青年人,尤其是年轻女子不但学她的衣着、发型,甚至连她走路扭臀的姿态也毫无保留地模仿。”


麦当娜的横空出世,1990 年的 Blood Ambition 或者说尖锥胸衣是麦当娜最为 iconic 的标志!金发女郎,尖锥胸衣,美艳性感与危险并存,女性当智慧和自强。这是麦当娜区别传统好莱坞梦露时代的分界线。



“起初,他们把我当作一个只会跳迪斯科的洋娃娃,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多地显示出自己的个性:一个紧接着一个。”


麦当娜让男人们痴迷疯狂,却从不受控于谁。她高高在上,供他们顶礼膜拜。她敢于将自己赤裸出来,让世人臣服,但请记住:不是因为男人们想看,而是她想给他们看。欲望是她的俘虏,崇拜不过是她的猎物。



麦当娜提出的 girl power (女性力量,认为女性应主宰自己的事业和生活的观念)影响了几代人,辣妹、小甜甜布兰妮、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麦莉•塞勒斯都是girl power的忠心拥趸,她也因此彻底改变了女权主义的观念。


虽然她说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但是不可否认,麦当娜传承了女性美。她几十年来的表现都在告诉这个世界,女性可以强势霸气,但也不会因此失去女性天生具有的美艳性感!



▲辣妹组合是流行文化史上具有很大影响力的 girl power 代言人。


“雌雄同体”能和“性感”的风潮并行不悖,也说明当今多元价值取向的社会使得女性在穿衣上自由度更高、可选择余地也更多。她完全可以选择男性的服饰来展现自己的另类性感,而不是将之作为一种性别政治观念的表达,或是一种抗议的手段。


她选择的初衷,可以完全建立在这件衣服是否能让我变得更美的基础上。


▲澳大利亚超模、电台 DJ 也是公开出柜的 Ruby Rose ,大玩了一把女神变男神的把戏,剪短头发,梳上背头,套上西装,叼起香烟,迷倒女人一片。


如果说香奈儿解放了女性的身体,让女性与男性一样自由,那么伊芙•圣罗兰则通过“ le smoking 吸烟装”让女性穿上男性的衣服从而赋予了女性男性的力量。


“雌雄同体”近年来给时尚界的最大贡献是,人们开始不再分辨和在意“这是否是异性穿的服装”了。反正高跟鞋最早也是太阳王路易十四穿的,现在反而成为了女性的专属,说明女人只要觉得这东西能完美展现自己的身材,才不管它原来是属于哪个性别的呢。




当女孩穿的像个女孩,说明她更加自信,她所要超越的不再是男性,而是过去的自己。


认识并接受自己的美,用自己感到舒服的方式展现它而不用在意或担心异性的臧否,这才是更加自信的女权主义。用一本鸡汤书的书名来说,女性的魅力就在于:你当温柔,却有力量。


如果上帝是个女孩,那请她保佑这个世界上的女孩都可以穿的像个女孩,而不会因此遭到非议和迫害。


本文经 十五言 授权转载

作者:李小丢,普通读者,半吊子的书评人,不靠谱的专栏作者,八卦、时尚爱好者。新浪微博@李小丢er,微信公众号:读书有疑(ID:doubtsinreading)





独立女性的旅行箱:




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单向空间做了一件疯狂的小事。我们邀请两位艺术家做了一个旅行箱。它已拿下 2014 德国红点设计大奖。


点击下面 “阅读原文”,去看这只美到拎得起,放不下的限量版旅行箱。



▼▼▼点击下面 “阅读原文”,去看这只美到拎得起,放不下的限量版旅行箱。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