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

娜拉出走后没堕落,也没回来

持蒲斋 2018-11-27 16:00:34




娜拉出走后——


今天突然铺天盖地的女性文章,早上看了萝贝贝写的《这届电视剧不行,辜负了我们的女演员》,刚才新京报又推送了一堆《那些甘愿将自己物化的女人,哪里想不开?》、《我们何时能学会欣赏女性的独立之美》,昨天因为最帅的丹麦王子签约模特挖出了他的妈妈欧洲麦当娜文雅丽——一个亚裔香港女孩“传奇人生”。


哦,今天三月八日。恍然大悟。


说实话,《欲望都市》、《好想好想谈恋爱》、《需要浪漫》系列这类“格格不入”女性的小故事,美丽,有钱,自由,不管多少岁,相爱谁爱谁。这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梦寐以求的生活,而不是就和另一个人结婚生孩子,太吃亏又无聊。相信男人应该也都是这么想的。一直到现在。


想起当年大学有次写作课的作业,写了两章《准毕业生女孩》,自己还特闲得慌做了一个封面,今天回看里面一些小段子我自己早就已经不记得了,所以看下去竟然觉得意外连连,那时我们希望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单身公寓,有一辆甲壳虫轿车。


明显,我们现在都已经有能力实现了。然而我们现在生活在的这条路与当时差别很大很大,当时我们在谈论自由和理想。在憧憬美好未来,我猜,应该也包括婚姻与家庭。


毕竟,以前我是渴望结婚生孩子的。以为确认了恋爱关系,后面的事就没有转折了;以为一切顺利成章,毕业后要考虑的是生男孩还是女孩,结婚?这是要问的问题吗?会和男朋友撒娇说,生孩子太痛了,能不能让他代劳。


毕业工作后,也以为简简单单生活,找一个爱的、聊得来的人,然后当然还是结婚生子。结果听说,有人不打算结婚生孩子,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和我说时,我是震惊诧异的。为什么?我不太能理解。


但后来,我慢慢理解了,不过对方却找到另一个人结婚生子了。时间不对吧,当我渐渐觉得婚姻确实不为我所需要的时候,我发现所有人都是奔着结婚而来的,我反而吓着了,有见过一次就要结婚的,有叫我去结婚不要爱了的。我觉得,好奇怪,我还是不太能理解。婚姻对我而言毫无价值,它的附属品,物质,我有了,孩子,我不想要。我只想要找一个能让我时时想念的人。


写到这里,有点小担心,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真实了。我也会很好奇八卦,去看他们秀恩爱的内容,他们大部分都重新恋爱,结婚,生孩子,朋友圈里都是他们的情侣鞋、结婚证,以及孩子的蹒跚学步、牙牙学语。会假象下,为什么那里面的人不是我,试着带入感受了下,发现自己一个劲摇头,这不是我要的。


有人说,我只可远观;有人说,生活的烟火气会毁了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对还是不对。但我总是憋着劲地叛逆生活。我家是一部“30、40、50、60”女人的故事,60多岁的姑姑二十多年前离婚,下海,一个人跑去义乌做生意,她爱跳舞,爱热闹,爱年轻的男子,爱自己;一直觉得姐姐好漂亮,那时她潇洒的日子一直都让我艳羡,然而她选择离开,哪怕是净身出户;老妈年过半百的时候离婚了,忍了二十年还是忍不下去了吧。这是三个离过婚和一个不结婚女人的故事吗?可是,她们越过越好了,她们看起来都只有“20、30、40、50”,活出属于自己的样子啊,那不是更重要的吗?读大学的时候,我姐说她想看我空间里写的废话,我就这么写了下来,前两天给老妈看了最近写的东西,老妈说,她喜欢,让我继续写。我觉得,只要她想看,我就写,这是我爱她的方式,也给她一个更爱我,了解我的途径。


所有的亲密关系都一样。

我觉得,open relationship没有失败,如果失败那只是个体,而不是这个方式,它只是给生活多一种选择的自由,两个人也可以在这开放关系中,只选择对方一人,时刻给自己和别人一个选择的权利,这可能才是幸福的前提。


“小二姐”的故事我想说,其实她写的很好,我很有共鸣,这就是女人在爱情里的样子,男人不要吓一跳,女人也不要不敢面对,自己在脑海中活出了前世今生,我们想给每个过程都添加上“缘分”和“命中注定”,如果要说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她不该在写完以后发红包求转发,《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为什么经典,就是她小心翼翼的掩藏保护,她内心疯狂了一万次,可是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我爱你,所以我希望我不成为你的负累。

我爱你,所以希望你能拥有更多的幸福。

我爱你,所以与你无关。



当然,最好的是,有个人能和你说,我也爱你,所以我愿意你成为我的负累;我也爱你,所以我希望你就是我更多的幸福;因为我也爱你,所以我希望与你有关。



我喜欢深存感恩之心又独自远行的女人。知道谢父母,却不盲从。知道谢天地,却不畏惧。知道谢自己,却不自恋。知道谢朋友,却不依赖。知道谢每一粒种子每一缕清风,也知道要早起播种和御风而行。


——毕淑敏《我所喜欢的女子》



 娜拉走出去,没有堕落,也没有回来。

  女神们,节日快乐  






Copyright © 欧美热门翻唱歌曲分享社@2017